-

糖寶一通煽風點火,不但讓白書之捱了揍,還給鄒家上了眼藥。

大盼和二盼看的那個痛快呀,就差當場給糖寶點讚鼓掌了。

果然,還是小姑姑最有辦法。

白家的老太夫人,臉色也難看了起來。

夏大人打的不僅僅是她孫子,還有她這個老太夫人的臉麵,她們白家的臉麵!

隻不過,話是她自己說出去的,她也不好收回去。

更何況,白家無論如何也得讓夏家出了這口氣。

不然的話,這門親事怕是真的會出現變故。

老太夫人看了糖寶一眼,心裡微沉。

她自然能看出來,糖寶是真心想要攪合黃了這門親事!

她絕對不能讓糖寶的目的達成!

隻要夏思雅能夠嫁進白家,她就能通過夏思雅,從糖寶的手裡得到養生丸。

不錯!對於白老太夫人來說,白家的利益固然重要,她自己的壽元一事兒,也不遑多讓。

白家大夫人見到兒子被打的慘叫,心疼的眼淚直接就掉了下來。

“嗚嗚,娘苦命的之兒……”

白大夫人哭著,看向了老太夫人。

“娘……之兒他快被打死了,她可是您的親孫子……”

您就眼看著親孫子,在自己家裡被人打死嗎?

老太夫人重重的哼了一聲,忍著憋屈和心疼,說道:“打死是他活該!他做了那等錯事,不狠狠的懲戒一番,怕是他以後不長記性!”

白大夫人:“……”

這是親祖母嗎?

老太夫人掃了兒媳婦一眼,氣哼哼的又道:“如今,看他以後還敢不敢再如以前一般,隻知道讀書?縱然你給他安排通房丫鬟,他也不收,結果卻因為不懂男女之事,被一個上不得檯麵的女人給算計了,落到了這般地步……”

老太夫人說著說著,開啟了給自己孫子洗白的節奏。

把一切的過錯,都推到了鄒淑琴的身上。

“親家,你狠狠的打,讓他好好的漲漲記性!”老太夫人最後說道。

殊不知,老太夫人心裡在滴血,臉上火辣辣的。

但是,還得努力憋著!

大老爺聽了老太夫人的話,眼珠轉了轉,忍著心疼咬牙說道:“對對!狠狠的打!打死這個孽障,免得他丟人現眼,惹親家生氣!”

白書之原本被打的淒厲慘叫,聽了他祖母和父親的話之後,竟然一副悔恨萬千的模樣,痛哭流涕的說道:“嶽父,是小婿錯了,即便是被嶽父打死,小婿也絕無怨言……”

夏大人:“……”

打不下去了。

心裡的怒氣,忽然就消散了。

這打也打了,罵也罵了,人家認錯態度良好,再打下去就有些心疼了……

夏大人重重的歎了一口氣,放下了手裡的雞毛撣子。

糖寶滿心遺憾,怎麼不再打一會兒呢?

白書之見到夏大人停手,驀然鬆了一口氣。

然而,後背上火辣辣的疼,又讓他立刻倒吸了一口氣。

白家其他人,也都鬆了一口氣。

即便是白家的二夫人,剛纔也嚇得變了臉色。

她和大夫人不對付,對於白書之這個侄子,倒是冇有什麼成見。

此時,見到白書之被打的這麼慘,倒是也有些不忍心。

不得不說,白書之這輩子,總算是淋漓儘致的,體會了一次被抽打的滋味。

因著自小聰慧,書讀的好,一直算是那種“彆人家的孩子”。

再加上身世的增益,走到哪裡都是人人稱頌的。

何曾被人打過一下?

白家老太夫人也鬆了一口氣,看向白書之,厲聲問道:“這次的教訓你可記住了?”

“孫兒記住了。”白書之疼的齜牙咧嘴的說道:“孫兒以後定然好好的待思雅,絕對不會再做出讓嶽父嶽母,和思雅傷心生氣的事情……”

白書之信誓旦旦的發誓。

白家老太夫人滿意的點了點頭。

然後,看向了夏大人和夏夫人。

“親家,你們看……這件事便到此為止,如何?”老太夫人笑吟吟的說道:“終歸兩個孩子成親之後,能夠琴瑟和鳴最重要。”

此時,即便是蘇老頭和蘇老太太,以及蘇家的幾個嫂子,也都覺得白家很是有誠意了。

夏大人和夏夫人對視一眼,兩個人都從對方的眼睛裡,看到了同樣的意思。

如此這般,也算是給女兒,給夏家討了公道,挽回了一些顏麵。

夏大人說道:“罷了,隻要他以後對思雅……”

“乾爹,咱們是不是該問問,鄒淑琴和她肚子裡的孩子,他們白家打算怎麼辦?”糖寶一臉好奇的說道。

夏大人:“……”

光顧著打人出氣了,竟然把這件事忘了。

白家老太夫人看了糖寶一眼,壓著氣揉了揉心口。

她快惱死糖寶了。

因為關鍵時刻,總是糖寶出來搗亂。

“不錯,倒是不知道老太夫人,想要如何處置鄒家那丫頭?”夏大人沉聲問道。

老太夫人深吸了一口氣,吩咐道:“來人!去把鄒家姑娘帶來!”

兩個婆子答應一聲,快步去了幽禁鄒淑琴的小院。

白書之看了看,滿臉怒氣的夏家人和蘇家人,心裡不由的一陣擔憂。

“祖母,淑琴她有了身孕,受不得驚嚇……”白書之急急的說道。

“你閉嘴!”冇等白書之說完,老太夫人就厲聲喝道。

生怕白書之繼續說出什麼不得體的話來。

然而,晚了。

糖寶翻了個白眼,閒閒的說道:“看來,三少爺對鄒淑琴情分頗深,說不得果真是兩情相悅,所以才珠胎暗結……”

“蘇小姑娘誤會了。”老太夫人說道:“不過是一個不知廉恥,使用下作手段,算計了書之,從而有了身子的女人罷了。”

老太夫人說到這兒,臉上露出了顯而易見的譏諷,繼續說道:“這樣的女人多的是,若非是她懷了書之的孩子,白家的大門她都進不來!”

白書之聽了老太夫人的話,張了張嘴。

老太夫人一個眼神兒瞪過去,白書之臉上露出了一抹哀求。

老太夫人的眼睛,往夏大人的方向看了一眼。

夏大人又把雞毛撣子拿起來了。

白書之順著老太夫人的眼神兒看過去,不由的一哆嗦。

後背一陣火辣辣的疼痛。

嘴巴立刻閉成了蚌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思慧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農家小糖寶蘇糖小說,團寵農家小糖寶蘇糖小說最新章節,團寵農家小糖寶蘇糖小說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