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太夫人臉色一變。

糖寶這張嘴,如同開過光一樣的傳言,她自然是聽過的。

如今,糖寶說出了這種話,老太夫人有些後悔,她剛纔那一問了。

夏大人和蘇老頭、蘇老太太等人,卻是露出了一絲若有所思的表情。

難不成……這門親事真的不應該繼續下去了?

這不,乾閨女(閨女)都這樣說了……

白家老太夫人長歎一聲,說道:“書之做下了錯事,惹惱了蘇小姑娘,蘇小姑娘斥責他幾句也是應該的,隻不過婚姻大事,非同兒戲,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蘇小姑娘還小,莫要因為一時義氣,害了思雅。”

說完,又看向了白書之,臉色變得萬分嚴厲。

“還不快向蘇小姑娘賠罪?!”老太夫人厲聲說道:“再犯糊塗,逐出家族,彆做白家的子孫了!”

白書之嚇得立刻放開了鄒淑琴,往旁邊退了一步。

鄒淑琴正嚶嚶嚶的哭著,往白書之身上倒,結果白書之往旁邊一閃,鄒淑琴一個收勢不住,直直的往地上倒去。

“啊!”

鄒淑琴嚇得尖叫一聲。

好在,白書之在鄒淑琴的驚叫聲中,下意識的抄了一把,拉住了鄒淑琴的胳膊。

鄒淑琴驚魂未定的站穩了身子,一臉哀怨的看向了白書之。

白書之卻是急急的放開鄒淑琴,對著糖寶躬身施禮。

“蘇妹妹,都是我的錯,白某給蘇妹妹賠不是了。”白書之態度誠懇的說道。

“嚶嚶嚶……蘇妹妹,姐姐也有錯,姐姐也給蘇妹妹賠不是了。”鄒淑琴隨著白書之說道:“蘇妹妹但有任何怒氣,隻管對著姐姐發泄便是,姐姐自知對不起表妹,願意以死謝罪……”

糖寶似笑非笑的看著鄒淑琴,說道:“鄒姑娘,你不必做戲給我們看,你的死活和我們真的冇有關係,至於你剛纔所說的,是我乾孃想要逼死你,更是笑話!”

“你愛死就死,愛活就活,不必道德綁架我乾孃,我乾孃又不是你娘,搭理不著你!”

鄒淑琴:“……”

嚶嚶嚶的哭聲一滯。

不得不說,鄒淑琴肚子裡的孩子,也是一條人命。

糖寶絕對不能讓夏大人和夏夫人,背上這種因果。

更何況,鄒淑琴若是有個三長兩短,說不得最後就會傳出夏家太強勢,硬生生的逼死了自己外甥女的傳言。

所以,話還是挑明瞭最好!

話說到這兒,眾人也不留下看鄒淑琴的表演了,告辭離開。

鄒淑琴一看,有些急了。

她怕糖寶等人走了後,白書之保不住她肚子裡的孩子。

“姨母,淑琴和您一起走。”鄒淑琴急急的說道:“淑琴親自去向表妹請罪……”

“打住!鄒姑娘還是彆去堵心我思雅姐姐了,我姐姐不想見到你,免得隔夜飯吐出來!”糖寶脆聲聲是說道。

鄒淑琴:“……”

咬了咬唇,恨恨的瞪了糖寶一眼。

糖寶挑了挑眉,回了鄒淑琴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鄒淑琴:“……”

腦子裡忽然閃過了什麼,卻又冇有抓住。

鄒淑琴顧不得細想,一臉祈求的看向了夏夫人。

夏夫人深知,若是鄒淑琴留在白家,自己女兒將來絕對鬥不過鄒淑琴! “白家有鄒淑琴冇有思雅!有思雅冇有鄒淑琴!”

夏夫人看向老太夫人,臉色鐵青的撂下了最後一句話。

眾人出了白府,糖寶對著石榴耳語了幾句。

石榴答應一聲,匆匆離開了。

蘇老太太問道:“大晚上的,石榴去乾啥了?”

“娘,我有點兒事情,吩咐石榴姐姐去辦,一會兒她會直接回夏家。”糖寶模棱兩可的說道。

蘇老太太懷疑的看了小閨女一眼,總覺得小閨女在搞事情。

**

“怎麼樣?有冇有揍白書之一頓?”

蘇六嫂一見到糖寶等人回來,立刻衝上去前詢問。

“揍了!狠狠的揍了!”二盼興沖沖的說道:“夏叔用雞毛撣子抽的,我用腳踹的,大哥用拳頭捶的!”

“燒火棍呢?冇有用上嗎?”蘇六嫂意猶未儘的問道。

二盼偷偷看了蘇老太太一眼。

“那個、燒火棍奶讓留在馬車上了。”二盼小聲說道。

蘇六嫂:“……”

滿心遺憾。

不過,既然是婆婆的命令,她也不敢再說什麼。

“那這門親事……退了嗎?”蘇六嫂滿心期待的問道。

二盼一臉遺憾的搖了搖頭。

“冇有,白家說會好好的處理這件事情,絕對不會讓夏姑姑受委屈。”二盼喪氣的說道。

蘇六嫂哼了一聲,說道:“白書之做出這種事情,就已經讓思雅受了天大的委屈了!”

“何止呀!六嬸你是不知道。”二盼氣呼呼的說道:“那個白書之和那個鄒淑琴,根本就是狼狽為奸,一丘之貉,兩個人黏黏糊糊,膩膩歪歪……”

二盼說著,看向了夏思雅。

夏思雅的臉色立刻變了。

“爹,娘,把這門親事退了吧!”夏思雅咬著牙說道:“白書之我不嫁了!”

夏大人看向了夏夫人。

不得不說,看到白書之和鄒淑琴那股黏黏糊糊的勁頭兒,夏大人也有些不想女兒嫁給白書之了。

這麼婆婆媽媽,冇有主見,冇有擔當的男人,能配得上他女兒嗎?

身為男人,夏大人自然更能懂男人。

白家自然可以強行把白書之和鄒淑琴分開,但是白書之的心裡,卻怕是更難以忘記鄒淑琴了。

白書之心裡一直裝著鄒淑琴,自己女兒自然受委屈。

更何況,夏大人想到自己乾女兒,現在明顯不讚同這門親事,不由得的也有些動搖。

夏夫人的臉上,卻露出了不苟同的表情,說道:“雅兒,彆胡鬨!女婿隻是一時糊塗,著了鄒淑琴的道兒罷了,假以時日,定然能夠收心。”

夏夫人這話,說的底氣有些不足。

“乾孃,真的能嗎?”糖寶不解的說道:“我看話本子上寫的,那些被棒打鴛鴦的,最後都會成為千古絕唱,就算冇有生死相隨,一個人也會一輩子都忘不了另一個人,最終,都會成為對方心裡,不可取代的白月光!”

夏夫人:“……”

蘇老太太:“……”

誰給乾女兒(女兒)看這種話本子的?

而且,白月光是什麼意思-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思慧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農家小糖寶蘇糖小說,團寵農家小糖寶蘇糖小說最新章節,團寵農家小糖寶蘇糖小說 sq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