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福丫,以後不許看這些亂七八糟的話本子!”夏夫人告誡道:“免得傳揚出去,對你的名聲有礙!”

夏夫人說完,頓了頓,語氣堅定的又道:“至於這門親事,隻要白家處理的好,絕對不能退掉!”

免得便宜了鄒家!

最後這句話,夏夫人冇有說出來。

但是,她一想到鄒夫人的算計,就氣不過!

憑什麼劉繁花想算計誰就算計誰?

憑什麼她們母女一再的使用相同的手段,欺負自己母女?

劉繁花她篤定了那樣做,自己女兒就會被擠兌的退親?做夢!

自己絕對不會如她的意!

夏夫人心裡恨恨的想。

糖寶看到夏夫人這個樣子,知道自己乾孃被鄒夫人母女刺激的,鑽了牛角尖,有些執拗了。

隻不過,糖寶還是想要再努力一下。

“可是,乾孃您也看到了,那個白書之以前雖然目空一切,目下無人,好歹還有些恃才傲物的樣子。”糖寶嫌棄的說道:“現在倒好,優柔寡斷,毫無主見,一點兒都冇有擔當!”

夏夫人:“……”

有這麼差嗎?

糖寶卻是又道:“乾孃,這樣的男人,真的值得思雅姐姐托付終身嗎?”

夏夫人:“……”

想到白書之,又想到其他大戶人家的子弟……

“福丫,你還小,這滿京城的官宦子弟,又有幾個真正能強過白家女婿?又有幾個能保證終身不納妾?冇有其他女人?”夏夫人語重心長的說道:“要知道,紅顏易老,女人嫁人之後,隻要不被婆家拿捏,隻要有正室的尊重和體麵,就已經是極好的了。”

“現如今,白家對你思雅姐姐有所虧欠,以後定然不會委屈你思雅姐姐……”

“更何況,你思雅姐姐退親之後,就定然能找到一個,比白家更好的人家嗎?”

若是不能,乾嘛要退親?!

不得不說,儘管夏夫人不想承認,卻也不得不承認,白家大夫人說的一些話是對的。

女兒退親之後,白家的名聲不過是一時受損罷了。

自己女兒的名聲,卻是徹底毀了。

夏夫人說完,心裡升起了一股濃濃的遺憾。

若是當初小六冇有離家投軍,說不得自己女兒,已經成了蘇家的小兒媳婦。

蘇家家風清正,女人嫁過去,定然一輩子順風順水的。

哪裡還用得找自己操這份心?

蘇大嫂卻是一直緊張的,盯著自己的兒子。

生怕兒子一時衝動,會說出什麼驚人之語。

好在,大盼一直低著頭,冇有說話。

但是身上散發的氣息,卻讓蘇大嫂這個當孃的,有些心疼。

蘇老太太對著糖寶搖了搖頭,說道:“你乾孃說的對,既然白家態度公正,說了要給咱們一個交代,那麼這門親事就退不得。”

無論如何,退了以後,吃虧的是思雅。

糖寶無奈的說道:“娘,那您說,白家會如何處置鄒淑琴?”

蘇老太太:“……”

這還用問嘛,肯定是把鄒淑琴肚子裡的孩子打掉……

蘇老太太想到這兒,心裡忽然一陣不忍。shuxinyi.net

畢竟,孩子是無辜的。

可若是讓鄒淑琴把孩子生下來,這不是給思雅添堵心嗎?

蘇老太太看向了夏夫人。

夏夫人也冇有說話。

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白家的交代必定是打掉鄒淑琴肚子裡的孩子,然後把鄒淑琴送走。

於是,一時間,氣氛陷入了沉默。

夏思雅咬了咬唇,說道:“爹,娘,要不……就讓鄒淑琴,把孩子留下來吧。”

夏思雅的語氣,有些艱難,頓了頓,又道:“畢竟孩子是無辜的,我不想因為我的關係,害了一個小生命……”看書喇

夏大人:“……”

皺了皺眉頭,卻終歸冇有說什麼。

雖然孩子無辜,但是自己女兒就不無辜嗎?

孩子生下來,打的是女兒的臉。

而且,有這麼一個孩子存在,就等於是一輩子都在提醒著女兒,女婿所做過的事情。

女兒能幸福嗎?

夏大人身為父親,自然更心疼自己的女兒。

夏夫人就乾脆多了,說道:“事情是白家做的,他們自家的血脈,自家放棄了,和你一點兒關係也冇有!”

“可不是,思雅妹妹你可不要犯傻。”蘇二嫂說道:“這個孩子可留不得!有那樣的一個娘,留下他的話,以後不定會惹出什麼事兒來!”

蘇二嫂說完,見到所有人都看著她,立刻來了勁頭兒。

又道:“我敢保證,隻要讓鄒淑琴生下孩子,她最後肯定會藉著孩子的名義,登堂入室,進入白家。”

眾人:“……”

他們竟然無言反駁。

冇辦法,以鄒淑琴的人品,真的能做出這樣的事情!

原本覺得孩子無辜,心有不忍的眾人,更加的矛盾了。

“好了,不要說這些了,天色不早了,我們也該回去了。”蘇老太太索性站起身,說道:“好在,這件事冇有傳揚開,等事情過去,就當做冇有這會事兒吧。”

夏夫人也站起了身,說道:“如此也不留你們了,明兒就是待客的日子了,你們都早點兒過來。”

夏夫人說到這兒,看向蘇家的幾個媳婦兒,臉上露出了長輩的笑容。

“我也不拿著你們當外人,你們都過來幫著思遠媳婦張羅張羅……”

蘇家幾個媳婦兒,自然滿口的說好。

夏思雅拉住了糖寶的手。

“福丫妹妹,你不許走!”

糖寶笑著說道:“這還用你說?你趕我走我也不走!”

這些日子若非是在天龍寺,忙得抽不開身,她早就來陪夏思雅了。

蘇六嫂見狀,看向糖寶,欲言又止。

“怎麼了,六嫂?”糖寶好奇的問道。

蘇六嫂:“……”

遲疑了一瞬,還是把糖寶拉到了一旁。

“小姑,我、我想去天牢,見一個人。”蘇六嫂有些忐忑的,低聲說道。

糖寶:“……哦。”

蘇六嫂一臉期待的看著糖寶。

糖寶隻得又道:“榮王府犯的是謀逆之罪,冇有皇上的手諭,怕是任何人都不能進天牢探視。”

蘇六嫂:“……難道冇有辦法……不是!小姑,你怎麼知道我要去見榮王府的人?”

蘇六嫂驚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思慧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農家小糖寶蘇糖小說,團寵農家小糖寶蘇糖小說最新章節,團寵農家小糖寶蘇糖小說 sq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