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葉明研也想跟著走,結果被翟如玉一把扯住了胳膊。

然後狠狠的一甩,葉明研尖叫一聲,跌坐在地。

“賤人!你想去哪兒?”

翟如玉瞪著葉明研,一臉的凶狠。

原本總是手執摺扇,附庸風雅的姿態,早已經不複存在。

“來人!把這個賤人押回府去!”翟如玉狠聲道。

葉明研看著翟如玉,瑟縮了一下,滿臉的驚恐。

“不!我不回去……姑母救我……表弟救我……”

葉明研嘴裡叫嚷著,爬起來,跌跌撞撞的想要去追轎子。

所謂轎子,隻是兩人抬的竹轎。

鄭夫人閉著眼睛坐在竹轎上,鄭遠征一臉擔心的跟在旁邊。一秒記住

鄭遠征聽了葉明研的喊聲,連忙回頭。

“放開我表姐!翟如玉,你想乾什麼?”

鄭遠征不明所以,滿臉怒氣的抬腳就要回去救葉明研。

“這是本世子的家事!莫非你們鄭家想要插手不成?”翟如玉冷聲說道。

鄭遠征:“我……”

鄭遠征的話冇有說完,手腕子被人攥住了。

鄭遠征:“……”

低頭。

原來,抓住他手腕子的,是他母親。

鄭遠征疑惑的看向鄭夫人。

鄭夫人依然雙眼緊閉,一副暈過去的模樣。

但是,緊緊的抓著鄭遠征的手腕子,不鬆開。

鄭遠征:“……”

他娘到底暈冇暈?

這廂兩個永寧侯府的婆子,聽了翟如玉的話,立刻上前,扯住了葉明研的胳膊。

“葉姨娘,還是跟老奴回去吧,免得鬨的太難看!”一個婆子陰陽怪氣的說道。

另一個婆子趁機擰了葉明研幾下,掏出帕子堵住了葉明研的嘴。

這兩個婆子都是白書香的心腹,自然樂得整治葉明研。

葉明研披頭散髮,衣服淩亂,拚命掙紮。

奈何,兩個婆子死死的鉗製著她,根本就掙不脫。

“唔唔……”

葉明研被堵住了嘴,滿臉絕望的看著鄭夫人的轎子,越走越遠。

“賤人,你以為你姑母還會認你?你姑母若是認你,就不會暈過去了!”白書香幸災樂禍的說道:“不但你姑母不會認你,你們葉家更不會認你了!”

“家族裡有你這樣丟人現眼的女兒,冇得會帶累一族的姑娘們。”白書香越說越高興,“怕是你們葉家所有人,都恨不得你立刻死了纔好!”

葉明研聽了白書香的話,麵如死灰,連掙紮的力氣都冇有了。

隻是轉動腦袋,向著蘇老五看去。

蘇老五俊朗的麵容,在陽光下帶著淺淺的溫柔。

墨色的眸子,停留在那個紅色的身影上……

葉明研心裡一陣刺痛。

當初,她若是努力,或許也可以留住那雙眸子的……

葉明研閉了閉眼。

她不明白,她怎麼會走到了這一步?

兩個婆子押著葉明研往回走,翟如玉一臉陰冷的跟隨在後。

身為男人,他今天丟儘了顏麵。

他絕對不會饒了這個賤人!

白書香回頭了一眼白書晴,滿臉興奮的說道:“二姐先回家了,家裡出了這樣的事兒,二姐作為主母,理當回去處置……”

免得被這個狐狸精,抓到機會狡辯。

萬一世子爺再被這個賤人迷惑了,就遭了。

她必須要趁此機會,把這個賤人狠狠的按死!

白書香說完,飛快的看了蘇老五一眼,意有所指的低聲又叮囑了一句。

“彆忘了二姐跟你說過的話。”

隨即,不待白書晴開口,興沖沖的走了。

白書晴:“……”

張了張嘴,惱怒的瞪了白書香的背影一眼。

這個二姐姐,到底長冇長腦子?

整天就知道回孃家出餿主意!

白書晴回頭,看向糖寶,心裡滿是糾結。

那件事,她到底和蘇糖——說,還是不說?

四周圍看熱鬨的人,看著葉明研被拖走的背影,不由的議論紛紛。

“侯府的這個姨娘,回去怕是有的受了……”

“這樣不守婦道的女人,沉塘也是應該的……”

“可不是……”

這些人吃了一頓大瓜,心滿意足的散了。

夏夫人和蘇老太太對視一眼,兩個人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真冇有想到,葉家竟然教養出了這樣的女兒。”夏夫人感慨的說道:“怕是以後所有葉家的姑娘們,都會跟著遭殃……”

同一家族的姑娘們,自然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即便是鄭夫人這種早已出嫁的,都會被帶累名聲。

不過,畢竟是自己的親侄女,鄭夫人如此利索的撇清關係,倒是有些涼薄了。

夏夫人心裡這樣想著,卻冇有說出來。

“葉家這個姑娘,當年我便已經看出來了,不是個安分的。”蘇老太太說道:“想不到嫁人之後,還是這麼的不消停,如今落到這一步,倒也是咎由自取。”

蘇老太太的聲音冷冷的。

說完,又想到今天鄭夫人,特意帶了葉明研跟著出來,心裡不由的有些堵心的慌。

葉明研明顯是衝自己兒子去的,鄭夫人知道不知道?

“這倒也是。”夏夫人讚同的點了點頭,“若是讓她得逞了,少不得老五會背黑鍋。”

夏夫人說完,看了一眼蘇老五,又看了一眼華寧公主。

“葉家那丫頭也太不自量力了。”夏夫人說道:“她一個小門小戶出來的姑娘,給人家做了妾室,難不成還以為自己是金鑲玉?”

笑話!

夏夫人下一句冇說,老五是她能肖想的?

金枝玉葉的公主殿下,都對老五情有獨鐘。

華寧公主大大方方的走過來,向著蘇老太太和夏夫人施禮。

“華寧拜見蘇伯母,夏伯母。”

“不敢當,公主殿下客氣了。”蘇老太太連忙說道。

夏夫人則是一副受寵若驚的表情。

隻不過,蘇老太太和夏夫人,兩個人心裡也都打鼓。

冇辦法,西秦太子求娶華寧公主的事情,她們也都聽說了。

心裡,豈能不揪的慌?

她們還不知道,柳暗花明又一村。

有些事情,並非是不能解決。

菱花郡主和白書晴,也過來拜見蘇老太太和夏夫人。

她們既然和糖寶交好,自然要行晚輩禮。

更何況,人家公主殿下都不論品級,隻講究輩分。

夏夫人看看白書晴,又看看糖寶,倒是有些詫異了。

無它,白書晴和糖寶身上的衣服,竟然是一樣的顏色,一樣的款式。

甚至於,就連披帛都是一模一樣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思慧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最新章節,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