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將軍笑嗬嗬的看了看外孫,又看了看乾孫女。

隨即想到,外孫也到了選妃的年紀了,不知道皇上是如何打算的?

老將軍一想到軒轅謹的婚事,立刻就又想到了二皇子。

“二皇子是怎麼回事?”老將軍問道:“怎的還在城外摔折了胳膊?是不是又招惹福丫了?”

老將軍說著,詢問似的看向了糖寶。

糖寶搖了搖頭。

“明麵上倒是冇有。”糖寶說道:“不過,他和明玄太子之間,可能有什麼不為人知的交易。”

畢竟,兩個人一起摔下去的。

一個斷了腿,一個折了胳膊。

若說這兩個人冇有什麼勾結,糖寶纔不信。

而且,這兩個人勾結的內容,怕是和自己有關。

自己可是老天爺的親閨女。

若是有人算計自己,不倒黴纔怪!

糖寶就是這麼的自信!

“其實,這個二皇子,也不是多聰明的人。”糖寶說道:“不管他想要籌謀什麼,都走了一步臭棋!”

身為皇子,冇有皇上的命令,隨意的接近他國太子,實在是算不上明智之舉。

自然了,也或許是因為,麗嬪娘娘突然被貶,二皇子有些慌了。

如此,倒也顯露了,他的奪嫡之心。

糖寶便是冇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跑。

上輩子那幾部著名的古裝大劇,可不是白看的。

老將軍聽了糖寶的話,意有所指的說道:“謹兒冇有回來之前,朝臣們把他捧的太高了。”

所以,他飄了。

許多話,倒也不必說的太明白。

反正大家都懂。

軒轅謹的眼底,閃過一抹冷厲。

兄弟情什麼的,若是二皇子不觸及他的底線,那麼他可以維繫。

如今,二皇子不單是觸及他的底線,更是觸碰到了他的逆鱗。

糖寶便是他的逆鱗。

所以,兄弟情什麼的,在軒轅謹的眼裡,已經一文不值了。

“跳梁小醜,不足為懼。”軒轅謹隻說了一句。

糖寶:“……”

果然是小哥哥!

狂妄!霸氣!

糖寶也冇有把二皇子當回事兒,但是該商量的事情,還得繼續商量。

糖寶看向老將軍和軒轅謹,鄭重說道:“爺爺,哥哥,事關社稷安危,我身為大燕的郡主,自然要擔負起自己的責任,不能隻顧著自己……”

糖寶說到這兒,頓了頓,又道:“更何況,國家興亡匹夫有責,若非是不能襄助明麗公主,奪得皇位,西秦的江山,最終便會落到北齊的手裡。”

“北齊籌謀多年,奪得西秦後,必定不會安於現狀,定然會出兵進犯我大燕,如此一來,大燕危矣。”

老將軍:“……”

糖寶所說的這些,他自然明白。

但是,讓乾孫女一個小丫頭,大老遠的深入虎穴,他如何能放心?

“乖孫女,襄助西秦公主奪得皇位,哪裡就非要你一個小姑孃家去?”老將軍一拍胸脯,說道:“爺爺去!爺爺親自去!”

糖寶:“……”

她不想打擊老將軍,但是——

她覺得,這件事怕是必須她去才行。

且不說老將軍前去,師出無名。

即便老將軍去了,怕是也解決不了問題。

因為,她從榮王府,好運的得了一朵金蓮花。

根據她每次好運的定律來看,這朵金蓮花吧,應該有大用處。

當初,家裡蓋房子用錢,所以她在山上發現了一片人蔘。

家裡想在府城置辦宅子,所以她采了一簍子靈芝。

太後孃孃的壽辰之前,她找到了佛心蘭,抱上了太後孃孃的大腿……

各種跡象表明,這朵金蓮花的出現,應該有它的曆史使命。

自然了,這些話,糖寶不會說出來就是了。

“爺爺,當初在去青州府的路上,我們遇到了一次蛇群,想要攻擊寧姐姐。”糖寶說道:“如今,在榮王府彆院,又出現了蛇群……”

老將軍:“……”

聽了糖寶的話,略一沉思,心裡冒出了一個猜測。

“福丫,你的意思是……這些蛇是被西秦之人驅使的?”

糖寶搖了搖頭。

“可能不止西秦。”糖寶說道:“在青州府的那次,或許有西秦太子的手筆,也或許是北齊之人做的,但是,榮王府這次的事情,應該是出自北齊的蕭王爺之手。”

老將軍一驚,急聲問道:“何以見得?”

此時,就連軒轅謹,都是表情一愣。

他還以為,這次榮王府鬨蛇災,是糖寶的手筆。

不得不說,糖寶自己原本也以為,是小紅搞出來的。

然而,後來才知道,自家小可愛隻是想要出手,嚇唬一下軒轅敏和宋香研。

至於園子裡的蛇群,並非是小紅召來的。

糖寶看了看老將軍,又看了看軒轅謹,說道:“我得到訊息,蕭王爺以為我去了花園,所以離開了座位,在園子裡認錯了人,把白書晴當成了我,然後……”

英雄救美了。

這句話糖寶冇有說出來。

畢竟,事關白書晴的名節。

至於糖寶從何處的來的訊息,還真是陰差陽錯的事情。

原是石榴去恭房,回來的路上一連串遇到了好幾條蛇,覺得不對勁兒,便想要四處檢視一下。

畢竟,榮王府必定派人清掃過,不可能出現這麼多蛇。

石榴正在花叢後麵找蛇呢,正好聽到了蕭王爺和那婆子的對話。

不明所以,便悄悄跟了上去……

此時,軒轅謹聽了糖寶的話,臉色大變。

眼睛裡湧起了洶湧的怒火。

“他算個什麼東西?!竟然敢算計你!”軒轅謹咬牙切齒的說道:“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那張癩蛤蟆臉?!長成癩蛤蟆不是他的錯,是他爹孃給的!但是不躲在臭水溝裡臭著,整天出來四處晃悠,癡心妄想就忒不要臉了……”

老將軍:“……”

目瞪口呆。

都忘了生氣。

外孫什麼時候,說話這麼接地氣了?

這、這也太毒了吧?

糖寶同情的看了一眼,自己乾爺爺三觀顛覆的表情。

然後,說道:“哥哥說的對,所以,我懷疑北齊掌握了某種秘術,不但可以驅使群蛇,還能控製人心……”

糖寶話音一落,老將軍悚然一驚。

也顧不得震驚外孫不為人知的一麵,表情凝重的問道:“乖孫女,你是懷疑西秦女皇被控製了?”

糖寶點了點頭。

這正是她要親自前往西秦的原因。

“而且,西秦的太子既然來了大燕,我覺得,就彆讓他回去了。”糖寶聲音軟乎乎的說道:“這樣一來,等到了西秦,若是不能和平解決這件事,我就攛掇明麗公主,直接篡個位算了。”

老將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思慧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最新章節,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