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於這一點,糖寶倒是也不意外。

畢竟,從這些大臣的角度來看,絕對不能把西秦和北齊都拒絕了。

更何況,和親的又不是自家女兒!

糖寶看了明麗公主一眼。

你這個西秦公主,存在感是不是太差了?

明麗公主:“……”

好吧,她也有一種被侮辱了的感覺。

她堂堂一個西秦公主,已經開口提出來了,要嫁給大燕的二皇子做正妃。

結果,卻好像所有人都忘了這一點!

明麗公主環視吵吵鬨鬨,各抒己見的文武群臣,滿臉不悅的嬌聲說道:“你們是什麼意思?是不是看不起本公主?!”

文武群臣像是被卡住了脖子,驀然一靜。

他們咋忘了,這還有個西秦公主,主動想要嫁到大燕來呢?

不過,一個公主,總歸是比不得一個太子重要!

於是,文武群臣靜了一瞬之後,心思又要飛回糖寶和華寧公主身上去。

明麗公主冷笑一聲,說道:“你們怕是不知道,我母皇最疼愛的,是本公主這個女兒!”

“若是本公主不高興,你們即便是嫁一個女人過去,又如何?”

“你們如此慢待本公主,隻要本公主在我母皇麵前,說上幾句話,說不得明玄這個太子的位置,都要讓給本公主!到時候……嗬嗬……”

明麗公主冷笑兩聲,威脅的意思不言而喻。

文武群臣:“……”

他們怎麼就忘了,西秦的皇帝是個女人?

說不得還真的會把帝位,傳給女兒!

明玄太子一聽,立刻急了。

“皇姐,你休得胡說!”明玄太子急吼吼的說道:“母皇根本就不喜歡你,纔不會把帝位傳給你的!”

明麗公主瞥了明玄太子一眼,說道:“怎麼不會?莫非你忘了,西秦的開國之君便是女帝?一直以來,除非皇室冇有女兒,纔會傳位於男丁?”

明玄太子:“……”

表情一滯。

因為,明麗公主說的是事實。

明麗公主哼了一聲,表情不屑的又道:“若非是大皇夫,整天在母皇麵前吹耳旁風,謹讒言,蠱惑母皇冊立你這個草包為太子,本公主早就被冊立為皇太女了!”

“你胡說!”明玄太子臉色漲得通紅,氣急敗壞的叫道:“你整天就知道蒐羅美人,不務正業,母皇向來討厭你,即便是冇有大皇夫諫言,母皇也絕對不會,冊立你為皇太女!”

“笑話!說的你好像是不喜歡美人一般?”明麗公主冷嗤一聲,劈裡啪啦的說道:“你不過是看了華寧公主的一副畫像,就被迷的不知道東西南北,恨不得送出西秦的半壁江山,來抱得美人歸,憑你也有資格說我?!”

明玄太子:“……”

滯了滯。

滿臉的羞惱。

文武群臣見到西秦皇室的姐弟二人,如此的互相揭短,也不說話了,靜靜的吃瓜。

心裡卻也暗自嘲諷,這西秦的太子和公主,都夠不成器的!

雖然心裡這樣想,文武群臣倒是也發覺,不能忽略西秦的這位公主殿下。

畢竟,西秦和大燕的風氣不同。

若是按照西秦的傳統來說,這位公主殿下,纔是正經的皇位繼承人。

這樣的話,這位公主殿下,必須要留在大燕。

不然的話,她若是覺得在大燕丟了臉麵,回去和太子爭奪皇位,然後報複大燕……

群臣心中一凜。

許多危險,必須扼殺在萌芽!

鄭首輔上前一步,躬身說道:“皇上,臣以為西秦的公主殿下,意欲西秦和大燕交好,並且鐘情與二皇子,乃是天作之合的大喜事!”

鄭首輔一帶頭,後麵自然就一群出來附和的了。

“皇上,西秦公主鐘靈毓秀,慧眼心明,堪為二皇子妃!”

“皇上,臣以為……”

一個個的朝臣上前,交口稱讚這門親事。

二皇子的臉黑了。

這個西秦公主,怎麼還冇有死心?

自己不是已經說了,不想娶她?

她怎麼就臉皮這麼厚?

還有這些該死的大臣們,一個個的都牆頭草!

原本老三回來之前,哪一個不是對自己畢恭畢敬的?

現如今看到父皇看重老三,就一個個的不把自己這個二皇子,放在眼睛裡了!

哼!等以後本皇子奪得那個位子,一定重重的治你們的罪!

二皇子心裡撂著狠話,臉上卻露出悲苦萬分的表情。

“父皇,兒臣心儀福德……不是,兒臣命硬,兩位未婚妻先後亡故,實在是不敢耽誤西秦公主。”

二皇子磕巴了一下,想起糖寶那廂,他怕是徹底的甭想著了,隻得又改口,把自己克妻的噱頭拿了出來。

二皇子深切的希望,能用克妻的名頭,把明麗公主嚇住。

然並卵,這話不但嚇不住明麗公主,還萬分的得她喜歡。

太好了!

克妻呀!

哈哈哈……

明麗公主心裡笑開了花兒!

最好直接把明玄剋死!

於是,明麗公主看向二皇子,一臉深情的說道:“本公主既然鐘情二皇子,自然不會在意那些無稽之談!即便是果真被二皇子剋死,也是心甘情願,與二皇子無由!”

明麗公主說到最後,表情堅定,一副至死不渝的樣子。

差點把她自己都感動了!

文武群臣一聽,這位西秦公主對二皇子如此的死心塌地,必須得成全!

而且,人家都親口說了,死了也不會怨彆人。

那還有什麼好顧慮的?

一時間,各種吹捧讚同之聲,紛紛揚揚。

二皇子手腳冰涼,心裡有了一種無力迴天的感覺。

隻不過,心底的深處,又隱隱的很是驕傲。

總算是有一個眼明心亮,知道他風光霽月,倜儻不凡,為了他死都不怕的女人……

二皇子身為男人的隱秘虛榮心,在這一刻倒是得到了很大的滿足。

軒轅謹見到火候十足了,說道:“父皇,西秦公主對二哥的心意,感天動地,二哥身為大燕皇子,向來自詡深明大義,想必也會為了兩國結盟,甘願迎娶西秦公主。”

軒轅謹說到這兒,看向了二皇子,問道:“是不是,二哥?”

二皇子:“……”

是個屁!

二皇子心裡一陣堵得慌,但是否認的話,卻又說不出來。

不然的話,就顯得他不深明大義了。

可以說,現在的二皇子,被軒轅謹一句話,就送到了進退兩難的境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思慧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最新章節,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