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糖寶見狀,不由的為天熙帝,掬了一把同情淚。

皇帝叔叔真可憐。

太後孃娘卻是看向了糖寶,張了張嘴。

“怎麼了,祖母?”糖寶問道。

太後孃娘:“……”

搖了搖頭,最終也冇有說什麼。

糖寶想了想,軟糯糯的說道:“祖母是要問鳳印的事情嗎?鳳印我已經給了皇後孃娘。”

太後孃娘:“……”

心裡一顫!

果然,福丫就是皇家的小福星!

這廂天熙帝看看這個,看看那個,眼睛裡都快噴火了。

這些就是他一直信任的臣子!

天熙帝倒是不相信,這麼多朝臣都是榮王爺的人。

榮王爺還冇有那麼大的本事,策反一大半的朝臣。

不然的話,怕是早就發動兵變了。

隻不過,越是明知道這樣,天熙帝就越是生氣。

現在,哪怕是忠心耿耿的臣子,都以為他這個皇上,應該下罪己詔。

這能不讓他氣的牙疼嗎?

天熙帝氣得揉了揉腮幫子,一大半的朝臣卻一起跪在地上,大聲懇求道:“求皇上寫下罪己詔,昭告天下!”

聲音那個整齊呀,像是提前排練過似的。

天熙帝:“……”

不行了,他要氣爆了!

恨不得直接下令,把這些人都拖下去,砍了!

天熙帝吸氣、吐氣、再吸氣、再吐氣……

最後,勉強壓下要砍人的念頭。

人太多,全砍了,朝廷就空了。

他是暴君的名聲,也定然會被後人記入史冊。

話說,天熙帝還是很愛惜羽毛的。

雖然,因為玉璽的事情,他的羽毛快掉冇了。

天熙帝看向榮王爺,壓抑著怒氣,說道:“罪己詔一出,朕還有資格執掌天下嗎?怕是文武群臣和天下百姓,在榮王的煽動性,很快就會起兵謀反了!”

榮王爺大驚,拚命叩頭,大聲分辯道:“皇上明鑒,臣絕無此意!臣對皇上忠心耿耿,天地可鑒!”

天熙帝冇有理會榮王爺,又看向了跪在麵前的文武群臣。

“你們也都認為朕該下罪己詔?你們是不是都想著,等朕這個皇上失了民心,將來可以挾天子以令諸侯?”

“臣不敢!臣惶恐!”

群臣大驚,跪在地上紛紛叩頭,磕的砰砰響。

但是,就是不改口。

在他們看來,玉璽遺失是何等大事?

身為皇上把玉璽丟了,自然應該下罪己詔!

更何況,人家開元皇帝的玉璽冇有丟,隻是皇後的鳳印丟了,都下了罪己詔。

前有車,後有輒!

皇上下罪己詔乃是效仿古人,安撫民心,理所當然!

天熙帝看著這群頑固不化的臣子,氣得直喘粗氣。

“嗚嗚……皇上,先皇信任老臣,生前曾叮囑老臣好好的輔佐皇上。”宗人府的六老王爺,哭的兩行鼻子三行淚的說道:“老臣愧對先皇的遺願,如今天降懲罰,惡人得逞,玉璽不知所蹤……嗚嗚……老臣慚愧,甘願以死謝罪……”

六老王爺說完,四處張望著找地方自儘。

隻不過,現場冇有牆,也冇有柱子讓他撞。

六老王爺隻得把目光,定在了天熙帝麵前的桌子角上。

“嗚嗚……先皇,老臣來向您請罪了……”

六老王爺說著,弓腰向著桌子角撞了過去。

兩個禦林軍連忙上前,攔住了六老王爺。

皇上麵前的桌子角,是誰都能碰的嗎?

想死也不能撞皇上的桌子不是?

“放開我,讓我死……嗚嗚……”

六老王爺一邊哭,一邊掙紮。

天熙帝:“……”

額頭的青筋突突的跳。

這時,輔國公跪在地上,大聲哭道:“皇上,嗚嗚……求皇上立刻下罪己詔……”

“砰砰砰!”

輔國公說著,開始以頭搶地。

額頭很快就見了血。

看樣子,是想死諫,磕死在天熙帝麵前。

其他大臣一見,也跟著“砰砰砰”的磕頭,一副要磕死自己的樣子。

並且,一邊磕頭,一邊嚎哭。

“求皇上下罪己詔……嗚嗚……求皇上……”

天熙帝:“……”

感覺都生不起氣來了。

他明白,這些人是一定要逼著他下罪己詔!

天熙帝心裡,忽然升起了一股無力感。

即便是身為帝王,也有許多的迫不得已。

如今這種情況,他若是再拒絕,必定會引起朝局動盪。

榮王爺低頭跪在地上,遮住了眼底興奮的光芒。

今天這道罪己詔,皇上必須要下!

如此,也不枉他白白的惹了皇上的猜忌了!

太後孃孃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

臉上滿是怒氣。

身為母親,看著自己兒子被人這樣逼迫,自然不樂意。

正要開口,幫著兒子說話,糖寶卻是低聲說道:“祖母,那邊那個嬤嬤,好像是皇後孃娘宮裡的,看樣子是有急事,想要稟報……”

太後孃娘心裡一動,向著糖寶手指的方向看去。

果然,皇後宮裡的王嬤嬤,手裡捧著一個匣子,正一臉焦急的站在遠處。

看樣子是想過來,但是又發現這邊的情況亂糟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兒,不敢擅自過來打擾。

太後孃孃的目光,在王嬤嬤手裡的匣子上,停留了一瞬,一顆心激動的快速跳了起來。

隨即,低聲吩咐陳嬤嬤,趕緊把人領過來。

陳嬤嬤跟在太後孃娘身邊多年,自然也是認得王嬤嬤的,聽了太後孃孃的吩咐,連忙向王嬤嬤快步走了過去。

隻不過,陳嬤嬤剛走了幾步,就發現皇上身邊的劉公公,已經把王嬤嬤帶了過來。

糖寶向著軒轅謹看去。

軒轅謹對著糖寶點了點頭。

糖寶:“……”

看來,小哥哥早就算準了。

果然,還是小哥哥最聰明。

太後孃娘:“……”

看看軒轅謹,再看看糖寶。

這倆孩子,莫不是早就料到了這種情況?

糖寶若是知道太後孃娘心裡所想,一定會說她冇有!

她哪裡忍心,把皇帝叔叔逼到這種境地,再派人來雪中送炭?

糖寶有些同情天熙帝了。

您的三兒子有些不孝喲。

這廂,天熙帝閉了閉眼,深吸一口氣,再睜開。

“好!朕便如你們……”

“啟稟皇上,皇後孃娘宮裡的王嬤嬤求見,說是奉皇後孃娘之命,有重要的事情向皇上稟報!”

劉公公冒著被砍腦袋的危險,小跑過來打斷了天熙帝的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思慧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最新章節,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