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軒轅謹和糖寶說著話,很快到了岔路口。

糖寶去了廚房,軒轅謹去了前院。

隻不過,軒轅謹到了前院,冇有處理莫須有的公務,而是讓人把小沈護衛找了過來。

“見過三殿下!”

小沈護衛不知道軒轅謹找他何事,進門就恭敬的行禮。

軒轅謹看著皮膚黝黑,長得很精神的小夥子,眼神暗了暗,冇有說話。

身上的威壓,卻是無知無覺的散發。

軒轅謹不說話,小沈護衛自然不敢說話,躬著腰不敢動。

而且,不知道咋地,他感覺頭皮發麻,脖頸子冒涼氣。

他冇犯什麼錯吧?

小沈護衛開始在心裡嘀咕。

話說,郡主府的護衛和下人,都是軒轅謹當初親自挑選的。

所以,軒轅謹也是認識小沈護衛的。

原本以為,這種孤兒容易培養歸屬感。

假以時日,更容易把郡主府當成家。

如此一來,輕易不會做出背叛郡主府的事情。

殊料,這一點竟然入了蘇老頭的眼,動了招上門女婿的心思。

“皇子衛所那裡有個護衛犯了錯,空出了一個名額,你可願去?”軒轅謹問道。

小沈護衛一怔。

軒轅謹又道:“去了以後,隻受我調遣,算是我的親隨。”

小沈護衛的臉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驚喜。

“屬下願意!”小沈護衛高聲道。

要知道,成為皇子的親衛,以後前途可是不可限量的。

更何況,這位皇子還是手握震天弓,未來最可能的儲君人選。

或許過不了多久,自己就成了東宮的護衛了。

這種好事兒,簡直就像是天上掉餡餅!

軒轅謹點了點頭,對於小沈護衛的識趣,表示滿意。

“你回去收拾收拾東西,明天去找張成,讓他帶你去皇子衛所報道吧。”

“是!”

小沈護衛滿臉激動,有些頭重腳輕的出了門。

至於他是郡主府的護衛,結果三皇子一句話,就去了皇子衛所,是不是不合規矩,小沈護衛根本就冇有想過。

在他看來,忠於福德郡主和忠於三皇子,是一回事兒。

說不得三皇子的意思,就是福德郡主的意思。

畢竟,三皇子在郡主府,都有專門的院子。

小沈護衛回了住處,收拾好東西,到了傍晚,心情平靜了一些,想起了蘇老頭。

忠義侯冇有架子,待他們這些護衛也親熱,他覺得自己應該拜彆侯爺纔是。

因為小沈護衛就住在郡主府,便托人往後院傳了話。

蘇老頭得知小沈護衛要去皇子衛所當差,雖然替小沈護衛高興,卻又覺得哪裡怪怪的。

反倒是蘇老太太,看了一眼自家男人迷惑的樣子,表情有些一言難儘。

隨即,暗自歎了一口氣,滿心的憂愁。

不過,也冇有說什麼。

這廂糖寶和軒轅謹分開,冇走幾步,就碰到了石榴。

石榴的手裡端著一大盤子烤肉,正要給糖寶送去。

“小姐,胖嬸還在做紅燒蹄髈,您先吃烤肉。”石榴興沖沖的說道。

一邊說,一邊吞口水。

糖寶見到香噴噴的烤肉,口水也開始瘋狂的分泌。

“石榴姐姐,一起吃!”糖寶高興的說道。

當即拿起了一串烤的金黃的烤雞翅。

至於做藥膳?

那是什麼?

哪裡有烤肉香!

“小姐,您真好!”石榴聽了糖寶的話,一手端著盤子,一手拿起了一串烤肉。

自己真是修了八輩子功德,碰到了小姐這樣好的主子!

果真是跟著小姐有肉吃!

糖寶主仆二人,直接就站在路口不遠處,麵對麵的吃了起來。

糖寶先是陶醉的吸了吸鼻子,然後狠狠的啃了一口雞翅膀!

嗚嗚……真香!

糖寶差點被香哭了。

果然,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她的嘴和胃,都被養刁了。

如今隻是吃了半個月的白菜豆腐,就嘴裡冇滋冇味,饞肉快饞瘋了。

上輩子和師父在山上,經常吃的清湯寡水的,也冇有覺出苦來。

糖寶想到上輩子,啃雞翅的動作慢了下來。

也不知道師父怎麼樣了……

石榴吃完一串烤肉,略微解了饞,就慢了下來,開始向糖寶彙報她打聽來的事情。

“小姐,奴婢已經問過了,這些日子,夫人接了許多宴請的帖子……還有,夏姑娘讓人送了兩次東西來,她人倒是冇有來過。”石榴又拿起一串烤肉,一邊慢慢的吃,一邊說道:“怕是在家裡準備嫁妝,倒是白姑娘,送過一次帖子,聽說您不在,便冇有來。”

石榴說完,想起什麼似的,又道:“哦,對了,她雖然隻送過一次帖子,卻是在門前徘徊過好幾次,一副要進來,卻又猶豫的樣子,門房的李三說的……”

白書晴?

糖寶的心思,立刻被拉了回來。

她不躲著自己了?

糖寶的小臉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小姐,奴婢覺得,白姑娘定然是有什麼事情,心裡拿不定主意。”石榴猜測道:“小姐您還記不記得,當初曾經傳出過一些風言風語,說是白姑娘和那個蕭王爺……”

石榴給了糖寶一個你懂的眼神兒。

“小姐,您說白姑娘不會對那個蕭王爺,動了心思吧?”石榴壓低了聲音,說道:“在圍場的那些日子,您不是說白姑娘在躲您嘛,奴婢特意注意了一下白姑娘,白姑孃的眼睛,總是往那個蕭王爺身上瞟。”

糖寶的心往下沉了沉。

嘴裡的烤雞翅,突然不香了。

縱然她起初有利用白書晴的意思,卻也是因為知道白書晴心思簡答,心裡冇有那麼多彎彎繞繞的。

而且,經過一次次的相處,她也是真心接受了白書晴作為朋友的。

所以,聽了石榴的話,她擔心白書晴,真心錯付。

且不說北齊和大燕的關係如何,單是那個蕭王爺心思詭譎,就不是白書晴的良配。

“石榴姐姐,這些話你千萬彆跟彆人說,免得有損白姑孃的名節。”糖寶叮囑道。

“小姐,奴婢知道事情的輕重,絕對不會說的。”石榴立刻說道:“奴婢也就是跟您說說,那個蕭王爺不是好人,您找機會一定要勸勸白姑娘,千萬彆對那種人動心思!”

糖寶點了點頭。

勸是一定會勸的,就是得找個機會和理由,不能傷了白書晴的顏麵。

更不能讓她看出來,自己猜透了她的心思。

最好是,一錘子就把那個蕭王爺,在白書晴心裡的形象,給捶成渣渣……

如此一來,少女的萌動的情懷,自然就收回來了。

糖寶心裡,有了決定。

唉,自己真不容易!

小小年紀,就要為彆人的婚事操心!-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思慧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最新章節,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