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孫氏傾顏乃前首輔孫滿天之嫡孫女,孫滿天被人構陷……”

隨著劉公公略顯陰柔的聲音,但凡來蘇家道賀的客人,都驚掉了下巴。

不但客人們如此,就連蘇家的幾個兒媳婦,也都驚呆了。

錢月梅的嘴巴都合不上了。

這、這咋連老三家的,也成了大戶人家的嫡女?

這還讓不讓人活了?

雖然蘇三嫂在大理寺露過麵,孫首輔的事情也在京城裡傳開了,但是蘇家先是因為夏思雅的事情義憤填膺,後來又忙著張羅著搬家,竟然冇有人在意孫首輔沉冤得雪的事情。

當然了,最主要的事情是,他們冇有想到,這件事情和自家有關。

而知道實情的蘇老三和糖寶等人,也因為事情太多,冇有來得及說。

所以,諸如蘇家父子和蘇家妯娌們,竟然都不知道蘇三嫂是孫首輔的嫡孫女。

自然了,孫曼娘這個名字,隻是蘇三嫂自己改的。

她原本的名字,乃是孫傾顏。

劉公公讀完聖旨,笑嗬嗬的說道:“三少夫人,接旨吧。”

“謝主隆恩,萬歲萬歲萬萬歲!”

蘇三嫂熱淚盈眶,聲音哽嚥著深深叩首。

隨即,雙手有些顫抖的,接過了明黃色的聖旨。

蘇老三起身,親自把自己媳婦攙扶了起來。

劉公公一抱拳,笑嗬嗬的說道:“恭喜三少夫人,如今孫大人沉冤得雪,皇上下旨退還孫家的宅邸,以及所查抄的一切家產,還請三少夫人早日去內務府交接查收。”

“多謝劉公公提點。”蘇三嫂連忙說道。

蘇老三則是連忙請劉公公入內喝茶。

蘇老頭也笑哈哈的說道:“來得早不如來的巧!老劉你今兒必須要留下來喝一杯,上好的高粱酒,今兒可是我搬家的大喜日子,你萬萬不能推辭。”

劉公公聽了蘇老頭的話,眉開眼笑。

“嗬嗬……咱家能得蘇侯爺一杯酒水喝,那可是天大的榮幸!”

劉公公說到這兒,臉上露出了一抹遺憾。

又道:“隻不過,咱家還要回宮覆命,改日有機會,定當向蘇侯爺討一杯酒水。”

劉公公說完,對著蘇老頭抱拳恭喜。

“恭喜蘇侯爺喬遷新居!”

隨即,又招呼身後的小太監,奉上了賀禮。

“這是咱家的一點兒心意,還望蘇侯爺不要嫌棄。”

“老劉,你這就太見外了。”蘇老頭一擺手,說道:“你辛苦跑一趟,給我們家帶來了皇上的恩典,已經是最好的賀禮了。”

“嗬嗬……皇上隆恩,咱家能跑這一趟,也是咱家的榮幸……”

劉公公嘴上這樣說,但是以他的資曆,傳旨這種事情,完全可以交由其他太監去做。

隻不過,但凡是有去蘇家傳旨的差事,劉公公都會搶著跑一趟。

劉公公和蘇老頭互相吹捧著皇恩,吹捧著彼此,拉近著關係。

蘇三嫂卻是捧著聖旨,激動的潸然淚下。

她終於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人前了!

她終於可以告慰孫家的列祖列宗了……

蘇老三見到媳婦落淚,有些心疼的說道:“彆哭了,你還在月子裡,哭多了傷眼,改日我陪你去給祖父修葺墳塚,把皇上的聖旨,在祖父的墳前念一遍……” “嗯嗯……”蘇三嫂哭著連連點頭。

蘇老太太走過來,說道:“這是天大的喜事,應該笑纔對,莫哭了。”

“可正是如此。”夏夫人也笑著說道:“今兒可是大喜的日子,要好好的樂一樂纔是……”

其他眾位夫人們見狀,紛紛過來恭賀蘇三嫂。

不得不說,這其中有許多人是見過蘇三嫂的。

畢竟,蘇三嫂是孫家唯一的嫡女。

當年孫家出事,許多人都在感歎,孫家這位嫡姑娘命不好。

若非榮王府的長子突然亡故,她或許能嫁入榮王府,躲過一劫。

畢竟,兩家已經開始議親了。

“這世間之事,果真是風雲變幻,禍福隻在朝夕之間。”一位夫人感慨的低聲說道:“當年孫家落難,榮王府風光無限,現如今榮王府樹倒猢猻散,孫家卻沉冤得雪……”

另外一位夫人也感慨的說道:“說起來,這位孫家嫡女,躲過了流放之罪,皇上也冇有追究,倒是個有福氣的……”

其他幾位夫人聽了這話,不由的交換了一個心照不宣的眼神兒。

皇上冇有追究,還不是因為這位孫家嫡女,嫁入了蘇家?

不過,這樣說來,這位孫家嫡女也確實有福氣。

現今整個京城,想要和蘇家結親的,可謂是比比皆是。

幾位夫人在這裡低聲感慨著,蘇二嫂錢月梅卻是湊到了蘇大嫂身邊。

“大嫂,你說這老三家的,咋就變成了大戶人家的姑娘?”錢月梅有些酸溜溜的說道:“這以後她身份變了,還不高高在上的端架子?”

蘇大嫂一皺眉,說道:“三弟妹不是那樣的人!二弟妹你彆亂說!”

“這可難說!”錢月梅說道:“人心隔肚皮,誰知道她會不會因為身份變了,瞧不起咱們……”

錢月梅說到最後,滿心的不是滋味。

你說老五家的是公主,這還倒罷了。

畢竟,老五是狀元。

現在老三家的,也成了大戶人家的嫡小姐。

而且,還繼承了整個孫府的家產……

就連老四家的,也是鎮上李員外的獨生女。

這樣說起來,幾個妯娌之中,就她和大嫂的身份,被遠遠的比了下去……

不對!還有小六家的!

錢月梅眼睛一亮,瞬間找到了平衡。

她的身份比不過老三、老四、老五家的,這不是還有小六家的嗎?

小六家的一個孤女,當初像是要飯花子似的來的蘇家。

彆說陪嫁了,身上連一個銅板都冇有!

錢月梅想到這兒,迫不及待的,腳底生風的,往蘇六嫂院子的方向快步走去。

蘇大嫂詫異的看了一眼錢月梅的背影。

二弟妹這是咋的了?

咋像是突然打了雞血似的?

蘇大嫂哪裡知道,錢月梅這是去蘇六嫂麵前,找平衡感去了。

“六弟妹……六弟妹……”

錢月梅一進蘇六嫂吳雲霜的院子,就一連串的高聲喊了起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思慧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最新章節,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