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軒轅謹作為新出爐的太子殿下,一舉一動自然是備受矚目的。

特彆是那些姑娘們,羞紅著臉,一眼又一眼。

她們對於現場的唇槍舌戰不感興趣,感興趣的是俊美如斯的太子殿下。

此時見到太子殿下,和福德郡主眉來眼去……

好吧,在她們的眼睛裡,分明就是糖寶對軒轅謹暗送秋波。

於是,這些姑娘們看向軒轅謹的時候,含羞帶怯,看向糖寶的時候,就變成了眼刀子。

糖寶:“……”

揉了揉小鼻子,感覺四周圍涼風習習。

就是鼻子有點兒癢癢。

軒轅謹讀懂了糖寶眼神兒裡的意思,表情冷肅的對著糖寶微微搖了搖頭。

糖寶見狀,隻能無奈歎息。

果然還是小哥哥有風骨,有氣節!

這種在皇上麵前賣好,白撿便宜的事情都不要。

糖寶哪裡知道,話是她說出去的,大旗也是她立起來的,軒轅謹自然不會做落她顏麵的事情。

在軒轅謹看來,父皇不忍心懲治白家和二皇子,那麼就自己打嘴好了。

反正徹查此事的命令,是父皇自己金口玉言下達的。

軒轅謹目光冰冷的,掃了一眼白家大老爺。

堂堂朝廷命官,世家大族的當家人,竟然做出這種事情,真是令人不齒。

不但帶累大燕所有官員的名聲,影響大燕聲譽,也敗壞朝廷的風氣。

即便是這件事的背後,冇有糖寶說的那麼多陰謀詭計,但是這種歪風若是不狠狠的懲治,說不得會影響大燕的運數。

不得不說,這種因為兒女親事變故,便造謠生事,汙衊人家姑孃家名聲的事情,實在是太下作惡毒,太上不得檯麵了!

軒轅謹掃了白家大老爺一眼,又看向了二皇子,眼睛裡的冷意更甚。

他都不用猜便知道,這個二哥必定是心太大,想要拉攏白家,從中推波助瀾了。

原本便稀少的兄弟情,在二皇子執意打糖寶主意的時候,就已經消弭殆儘了。

現如今更是連點兒渣子都冇有,隻剩下厭惡。

糖寶見到軒轅謹不肯給皇上遞台階,便想著皇上對自己挺好的,要不就自己給皇上搭梯子吧。

雖然,是自己把皇上推上牆頭的。

隻不過,糖寶剛要開口,明麗公主發出一聲輕笑,說道:“皇上,二殿下所言極是,不過是幾句謠言罷了,何須太過於勞師動眾?”

“明麗不日便要和二皇子成婚,京城的氣氛若是太緊張了,反倒是攪擾了喜慶之氣,平添晦氣。”

明麗公主說到這兒,頓了頓,臉上露出了一抹高傲之色。

又道:“明麗是西秦公主,如今和大燕結親,修兩國百年之好,皇上即便是不下令大赦天下,也應該命令京城百姓,家家掛紅,戶戶結綵纔是,又怎麼能弄的風聲鶴唳,喜氣全無?”

明麗公主說完,挑釁似的對著糖寶眨了眨眼睛。

糖寶:“……”

朝天翻了個白眼。

我不認識你!

大好的人情便宜了你……不對!

糖寶的腦袋中,靈光一閃。

有些話我來說是人情,你來說就是威脅了。

而且,這語氣?

嗬!

糖寶的嘴角勾了起來,回了明麗公主一個幸災樂禍的笑臉。

明麗公主猛地察覺到了不對勁兒。

果不其然,天熙帝的目光沉了沉。

“明麗公主是在教朕如何做事嗎?”天熙帝沉聲問道。

明麗公主一驚。

太得意忘形了!

都怨蘇糖!

即便是不甘願,明麗公主也連忙請罪。

“明麗不敢,明麗不日便是皇家媳婦兒,怎敢置喙皇上的決定?”明麗公主恭恭敬敬的說道:“隻不過明麗向來心直口快,認為二殿下所言在理,自當要遵從大燕的習俗,夫唱婦隨,支援二皇子所言。”

明麗公主這番恭敬的態度,讓天熙帝的臉色好看了一些。

二皇子滿臉感動呀。

看來,這個西秦公主果真對自己情根深種。

不由得,二皇子很是得意了起來。

雖然,心裡還是有些惱怒明麗公主,當初拿他和糖寶打賭一事兒。

隻不過,他心裡也明白,即便是冇有明麗公主摻和,糖寶也不可能嫁給他。

二皇子想到這兒,看了軒轅謹一眼。

哼!裝什麼大尾巴狼!

分明是早就把蘇家小丫頭,當成你自己的了!

二皇子給了軒轅謹一個既鄙視,又溢滿了陳年老醋的眼神兒!

白家大老爺抓住了機會,連忙說道:“皇上,明日公主出嫁,不日二皇子也要娶親,太子殿下也即將受冊封禮,此件件都是普天同慶的大喜事……”

“依臣看,實不能讓一些閒言碎語之事兒,攪擾了京城的喜慶氣氛,把案子交由巡撫衙門,暗中查訪一番,早日結案,更為得宜。”

天熙帝:“……”

你這麼上躥下跳,是生怕不能把你的心虛,表露的太完整嗎?

是生怕彆人不知道,巡撫衙門有你的人嗎?

天熙帝給了白家大老爺,一個莫測的眼神兒。

蠢!

太蠢了!

他從來不知道,這個表哥這麼蠢!

這麼蠢的表哥,讓天熙帝都冇有了理會的念頭。

畢竟,又蠢膽子又小,也做不出什麼大事兒來。

天熙帝故作沉吟的說道:“倒也有些道理,如此這件事就交由巡撫衙門辦理,就……三日內結案吧。”

“皇上英明!”白家大老爺的一顆心,轟然落地。

差點冇忍住,去擦額頭的冷汗。

天熙帝嫌棄的看了白家大老爺一眼。

早知道這個表哥這麼蠢,讓他在朝中掛個閒職也就算了。

白家大老爺可不知道,他的一番操作,讓皇上對他有了新的認識。

同時,也斷了他這輩子升官的路。

文武群臣聽了天熙帝的話,也紛紛口呼“皇上英明”。

隻不過,暗地裡交換著心照不宣的眼神兒。

總之,皇上他老人家高興就好。

軒轅謹抿了抿唇,一臉不悅,想到太後孃娘,終歸冇有說什麼。

白家大老爺再不做人,也是太後孃孃的親侄子不是?

反倒是糖寶,冇有什麼不高興的樣子。

白家大老爺和二皇子,等於是不打自招了。

縱然冇有人說什麼,這兩個人的人品值,也跌到底了。

如此,糖寶的目的也算是達到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思慧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最新章節,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