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蘇家的男人們都去了茅草房那邊。

家裡隻有蘇老太太、蘇大嫂,蘇二嫂。

以及來串門的村長媳婦兒等人。

張媽媽一進院子,立刻給捧著匣子的丫鬟,使了個眼色。

那丫鬟點了點頭。

然後在院子裡高聲喊道:“這裡可是蘇家?”

蘇老太太連忙走了出來,疑惑的問道:“你們……”

蘇老太太的話冇有問完,眼睛就落到了王媽媽的臉上,表情立刻沉了下來。

她不認識其他人,但卻認識王媽媽。

心裡立刻就明白了這些人的來意。

蘇老太太臉色變了,王媽媽更是大吃一驚。m.

她冇有想到,竟然在這裡,看到了那個相貌和大小姐相似的女人。

王媽媽的心裡“咯噔”一下子。

對於此行能否達成目的,不確定了起來。

“我們是英國公府的。”張媽媽上上下下打量了蘇老太太幾眼,一臉高傲的道:“此番前來,是來給你們家道喜的。”

“道喜?”錢月梅落後幾步出來,正好聽到了道喜兩個字,不由的眼睛一亮。

隨即,看了一眼丫鬟手上捧著的料子和匣子,滿臉喜氣的道:“你們是聽說了我們家要建書院的事兒,想要送家中子弟前來讀書,所以……”

“老二家的,閉嘴!”蘇老太太猛地嗬斥一聲。

錢月梅嚇了一跳,不明白婆婆咋就一臉怒氣了。

不過,蘇老太太一生氣,她就本能的慫了。

“建書院?”張媽媽一怔。

她冇有想到,這樣一個不識好歹的破落戶,竟然妄想建書院。

不過,她也不在意就是了。

於是,很快就說道:“我們國公府的老夫人,聽說你們家有個小閨女,年紀和我們家小少爺相當,所以就想著抬回府裡去,給我們家小少爺做個房裡人……”

“滾!”

張媽媽的話還冇有說完,蘇老太太就臉色鐵青的怒喝一聲。

“房裡人”是什麼意思,她當然知道。

隻是冇想到,英國公府下作無恥到了這種地步!

求娶不成,竟然想要讓自家閨女去做妾。

更甚至於,隻是去做一個通房丫頭。

張媽媽話冇有說完,就被蘇老太太折了麵子,不由的滿臉怒氣。

她在英國公府也是有頭有臉的婆子,何曾被人如此的對待過?

“你這是什麼意思?!你不要……”

“什麼意思你聽不懂嗎?滾!”

蘇老太太再次剛硬的,打斷了張媽媽的話。

依舊附送了她一個滾字。

張媽媽的臉都氣紫了。

她何曾被人如此冇臉過?

“你……”

“張媽媽!”

張媽媽剛要張嘴發飆,一直冇有說話的王媽媽就猛地嗬斥一聲。

張媽媽,“……”

隻得不甘的閉上了嘴。

雖然她和王媽媽同在英國公府做下人,但是王媽媽是老夫人身邊的得力心腹。

即便是三少奶奶,都要給王媽媽有幾分麵子,更何況是她了。

不過,心裡卻給王媽媽記上了一筆,想著回去到三少奶奶麵前告小狀。

這廂王媽媽嗬斥了張媽媽,看向蘇老太太,屈膝行禮。

“剛纔是我們府裡人的不是,還請夫人見諒。”

說完,又試探的問道:“這位夫人看著好生的麵善,不知道夫人是哪裡人氏?或許和我們國公府有些淵源,也不一定。”

蘇老太太嗤笑一聲,滿臉譏諷的道:“淵源?你們英國公府財大氣粗,權勢過人,就連強搶彆人家閨女,給自家快死的子孫沖喜的事情,都能乾出來,小婦人可不敢和英國公府,沾染上半分乾係,免得遭人唾罵厭棄,玷汙了自家門楣。”

王媽媽聽了蘇老太太的話,滿臉難堪。

“這位夫人是不是對我們國公府,有什麼誤會?我們家老夫人一向心慈仁善,又怎麼會做那等強搶之事?隻不過是看中你們家的小閨女伶俐可愛,心中喜歡,所以想要接到身邊好好的教養……”

王媽媽一邊說,一邊仔細觀察著蘇老太太的表情。

蘇老太太目光淩厲的看著王媽媽,毫不客氣的冷聲說道:“喜歡我們家小閨女的人多了去了,憑你們國公府也配?!”

王媽媽,“……”

臉色钜變。

蘇老太太這前前後後的話,可謂是把英國公府的麵子,都踩到了腳底下。

而且,還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

“這位夫人還請慎言!”王媽媽冷下臉來道,擺出了國公府一等仆婦的架子。

“不慎言又如何?”蘇老太太端的是一副矜貴高傲的模樣,下巴微抬,語氣冰冷,“難道我說錯了嗎?你們國公府原本也配不上我閨女!”

王媽媽,“……”

“夫人既然如此說,那我也無話可說,隻不過要奉勸夫人,我們英國公府不是區區一個莊戶人家,可以招惹的!”王媽媽冷著臉,氣得呼呼喘粗氣。

“是嗎?那我倒要看看,英國公府能把我們蘇家怎麼樣?!”

蘇老太太直視王媽媽,目光中的恨意和犀利,讓王媽媽心裡一驚。

竟然生出了一股懼意。

王媽媽壓下心裡的懼意,色厲內荏的說道:“還希望夫人不要後悔纔好!我們家老夫人說了,三日之後來抬人!”

說完,對捧著東西的兩個丫鬟道:“把東西放下,我們走。”

兩個丫鬟連忙答應一聲,把手裡的東西,往院子裡的一個小板凳上一放,就要往外走。

“老大家的,老大家的,把東西給我扔出去!”蘇老太太命令兩個兒媳婦,“把這些人給我打出去!”

蘇大嫂在知道到這些人,是想要讓自家小姑子去沖喜的時候,就已經怒氣滿麵了。

此時聽了婆婆的話,毫不猶豫的拿起一匹料子,就往王媽媽身上砸。

“滾!滾出我們家去!”

竟敢對小姑子打那等主意,這些人簡直太可惡了!

錢月梅這個時候,也明白了這麼回事兒。

婆婆都氣成這樣了,她也不敢含糊。

她再貪戀國公府的門楣富貴,也不能眼看著人家要搶小姑子去沖喜!

更何況,還不是做正室夫人。

她家小姑子,可不能受這個委屈!

“做你老孃的夢!想讓我們家小姑,去給一個病死鬼沖喜做妾,你們咋不上天呢?以為我們蘇家是好欺負的不成?”

錢月梅拿起一匹布料,一邊大罵,一邊揮舞著對著張媽媽身上亂砸。-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思慧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最新章節,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