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時,大盼等一群小孩子,呼啦啦的跑了過來。

“小姑姑!”

“老大!”

……

小糖寶立刻抽出了自己的小手,看向了自己的小侄子和小弟們。

“昨天的課業,都背過了嗎?”小糖寶擺出了老大的架勢,問道。

“背過了!”

“我也背過了!”

……

“那好,一個個的背給我聽。”小糖寶嫩聲命令道。

時不時的檢查這些人的課業,也是她身為老大的一項工作。一秒記住

作為她的小弟,即便是不能成為棟梁之才,那也要做到儘職儘責,努力過,奮鬥過。

“老大,我先背!晨則省,昏則定。出必告,反必麵……”

隨著郎朗的背書聲,小糖寶被一群小弟們簇擁著,走了。

留下軒轅謹和鄭遠征,大眼瞪小眼。

最後,兩人彼此嫌棄的互瞪了一眼,連忙跟了上去。

鄭縣令的行動果然很快速。

一天的功夫,就打造了一個很是高大上的——大鐵籠子。

之所以高大上,是因為鄭縣令在鐵籠子的外麵,又做了一個車廂。

車廂的四周圍,還圍了錦緞的車帷。

小糖寶看著這造型,立刻就想到了自己的茅廁。

好吧,她可能是有心理陰影了。

“二紅,三紅,你們以後就要吃香的喝辣的去了。”小糖寶摸著兩隻仙鶴的脖子,說道:“到時候肯定有許多人伺候你們,還有許多小魚吃……”

“二紅,三紅?”鄭縣令嘴角抽了抽。

隨即,想到了小糖寶起名的特性,聰明的冇有問為什麼。

畢竟,仙鶴腦袋上的那抹紅顏色,已經說明瞭一切。

兩隻仙鶴被裝進了籠子,立刻就不乾了!

一邊拔著脖子叫喚,一邊撲騰翅膀。

小糖寶和自己的仙鶴,絮絮叨叨的說了一通話告彆的話。

最後,說道:“你們要是實在不習慣呢,或是待夠了,大不了就再飛回來好了。”

鄭縣令,“……”

嗬嗬……千萬彆!

它們若是飛回來,自己的官帽是不是也會飛走?

鄭縣令心滿意足的帶著兩隻仙鶴走了

當然了,那個據說是從海外運來的小鏡子,也被鄭縣令硬是留給了小糖寶。

在鄭縣令看來,一個小鏡子和這兩隻仙鶴的價值,根本不可相提並論。

這兩隻仙鶴的人情,他已經在心裡記下了。

同時,心裡也已經琢磨著,再送小糖寶什麼好。

蘇家現在正在蓋新房子。

若是能買到,那種透明的琉璃,鑲嵌在窗子上……

鄭縣令眼睛一亮,決定寫信回京城。

村口,大宅子。

王忠有些惱怒的道:“這個鄭明,果真是個精明透頂的!”

軒轅謹彷彿冇有聽到王忠的話,兀自低頭寫字。

王忠繼續道:“老奴原本想著,過幾天讓張成回京一趟,帶上福丫養的仙鶴,作為壽禮送到宮裡去……”

“多事!”軒轅謹冷冷的打斷了王忠的話。

王忠表情一變,暗自歎了一口氣。

看來,小主子對皇上的心結,依然冇有解開。

若是進獻仙鶴作為壽禮,皇上肯定會龍顏大悅。

說不得一高興,就恢複了小主子的太子之位。

“把這個送回去吧!”軒轅謹說著,把纔剛寫的字,遞給了王忠。

王忠低頭一看——

得!和往年一樣。

依然是——萬壽無疆,四個大字。

王忠有些頭疼。

每年皇上的壽辰,小主子都送同樣的幾個字,這也太敷衍了吧?

“少爺,福丫那裡還有兩隻仙鶴,不若一起……”王忠試探的道。

軒轅謹冷冷的看向了王忠。

“為什麼每個人都要算計糖寶的東西?”軒轅謹寒聲道:“她養的東西,不是你們升官發財的途徑!更不是你們討好上麵的籌碼!”

“即便是她不要了,那也要任她扔了,宰了,埋了,怎樣都好!那都是她的事兒,由不得你們一個個的,都算計她一個小姑娘!”

王忠神情一凜,連忙道:“少爺息怒,老奴萬萬冇有算計糖寶的意思,老奴不過是……”

“不過是替我著想,對不對?”軒轅謹打斷了王忠的話,繃著小臉說道:“替我著想就可以正大光明的,算計糖寶嗎?”

軒轅謹說到這兒,小臉上的表情,露出一抹沉痛,繼續道:“我一直都知道,無論是你,還是外公,都是因為我的關係,接近糖寶,其實,這又何嘗不是算計糖寶?”

王忠,“……”

張了張嘴,說不出話來了。

當初送少爺來這裡,是因為這裡有那一線生機。

直到遇到了小糖寶,才發現這線生機,原來就在小糖寶身上……

王忠的臉上,露出了一抹羞慚之色。

他承認當初接近小糖寶,是因為少爺。

但是,他也是真心喜歡那個小姑孃的!

“王叔,以後我不許任何人再算計糖寶,利用糖寶邀功邀寵!”

軒轅謹說完,小臉上露出了抹肅殺之氣。

“是,少爺!”王忠連忙道。

“鄭家那個傻子,送給了糖寶一麵小的琉璃鏡,是不是小姑孃家家的,都喜歡那種東西?”軒轅謹突然問道。

王忠,“……”

少爺的話題轉變的太快,他一時冇有跟上節奏。

“應該,是吧。”王忠不太確定的道。

小姑孃家家的,都愛漂亮。

那種能照見人的琉璃鏡,應該是會喜歡。

“你派人去打聽一下,看看能不能買到大個的?”軒轅謹命令道。

“是,少爺!”

王忠立刻有了精神。

必須要買個大個的琉璃鏡。

必須把鄭家那小子的,比下去!

這可是關係到了少爺的顏麵!

“對了,少爺,老奴聽說,這兩年從海外回來的商船,運來了不少的稀罕玩意兒,除了這種琉璃鏡,還有那種透明的琉璃,可以鑲嵌在窗子上,亦是極為稀少昂貴。”

王忠說到這兒,頓了頓。

又道:“老奴還聽說,最近回來的一艘商船上,有一個人稱三爺的,很是神秘,手裡有一些那種透明的琉璃,不知道……”

“無論花多少銀子,想辦法買回來!”軒轅謹命令道:“能買多少,買多少!”

“是,少爺!”

王忠答應一聲,信心滿滿的出去發訊息,購買琉璃和琉璃鏡。

雖然少爺冇有明說,但是他知道——

少爺無論是買琉璃鏡,還是買透明的琉璃,都是給小糖寶買的。

雖然自己當初接近小糖寶的時候,是帶著其他目的。

但是,少爺冇有!

少爺是真心把小糖寶,當成妹妹疼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思慧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最新章節,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