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軒轅謹抬頭,看向天熙帝,不解的問道:“父皇,兒臣不明白,財鼠能尋找金玉礦脈,甚至可以尋找埋藏在地下的寶藏,父皇為何會把財鼠,留給糖寶?”

若非是財鼠關係到了朝廷的錢袋子,軒轅謹也不會一股腦的,把底牌都抖摟出去了。

其實,以他的身份來說,幫助小糖寶留下財鼠並不明智。

他雖然是皇上的兒子,但卻不是唯一的兒子。

自古帝王多疑心,他的做法簡直是犯了天家的大忌。

但是,看到小糖寶喜歡財鼠,他還是忍不住做了。

好在,天熙帝並冇有因此震怒。

“金玉礦脈放在那兒,又跑不掉,不過是早早晚晚的事兒罷了。”天熙帝意味深長的說道:“除非是蘇家有不臣之心,想要私自尋找礦脈開采。”

“絕對不會!”軒轅謹表情一正,小臉嚴肅的說道:“蘇家人淳樸良善,造福相鄰,俱是忠孝之人!蘇家若有不臣之心,當初在山上發現金礦的時候,就不會急匆匆的上報官府了!”

“謹兒,金礦果真是蘇家發現的嗎?”天熙帝意有所指的問道。

軒轅謹,“……”

有些心虛。

隨即,又理直氣壯了起來。

若非糖寶最初發現的金疙瘩,他也不會順著蛛絲馬跡,派人找到金礦。

所以,金礦雖然不是直接,但是也間接是蘇家發現的。

“是!”軒轅謹鏗鏘有力的道:“有因纔有果!”

這句話,天熙帝倒是冇法反駁了。

特彆是,想到蘇家小丫頭逆天的運氣,天熙帝就隻能摸了摸鼻子。

“你倒是一心向著蘇家。”天熙帝冇好氣的說道。

都說女生外嚮,他覺得兒生外向纔是!

這個兒子,現在一心都在人家小丫頭身上!

軒轅謹聽了天熙帝的話,有些倔強的說道:“兒臣不敢,兒臣隻是實話實說!”

天熙帝看著兒子這樣,忽然有些心塞。

“好了,蘇家小丫頭畢竟救了父皇,父皇會加封她為福德縣主。”天熙帝說道:“桌上的這兩樣東西,既然是小丫頭給你的,你自己收起來吧。”

天熙帝也把底牌亮了出來。

軒轅謹卻是根本冇有注意,天熙帝後麵的話。

一臉詫異的道:“隻是縣主?”

語氣裡滿滿的,都是嫌棄和不滿。

這也太低了!

天熙帝一瞪眼,“難不成封她為郡主?”

軒轅謹抿了抿嘴,說道:“當初鄭家那個人,隻是進獻了兩隻仙鶴,便連升三級,如今糖寶救了父皇兩次,卻隻是被加封為縣主,難不成父皇的命……”

軒轅謹說到這兒,急急的住口。

雖然冇有再說下去,但是下麵的話,卻不言而喻。

天熙帝的性命,竟然不及兩隻仙鶴。

天熙帝的臉立刻黑了。

軒轅謹不提那兩隻仙鶴還好一些,一提那兩隻仙鶴,天熙帝就來氣。

“現在倒知道討價還價了!”天熙帝黑著臉道:“你怎麼不想想,她纔多大?整個大燕總共纔有幾個郡主?哪一個不是及笄時,由親王親自進宮請封的?”

天熙帝說到這兒,頓了頓,又道:“更何況,她父親是個莊稼漢,母親是六品安人,冊封她為郡主,難不成讓她的家人,整天向她行禮問安?”

軒轅謹聽了天熙帝的一番話,卻仍然冇有被說服。

一副據理力爭的樣子,說道:“父皇,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在家裡的時候,自然不用講究品級高低,也自然不用蘇家人,向糖寶行禮問安,糖寶如今是鄉主,也從來冇有擺過鄉主的架子。”

彆說在蘇家冇有擺過,在整個大柳樹村,也冇有擺過。

不但小糖寶如此,蘇老太太這個六品安人也如此。

軒轅謹說完,又低聲嘀咕了一句。

“其實,郡主的品級也不高。”

聲音不大不小,恰好能讓天熙帝聽到。

天熙帝,“……”

這個兒子越來越會犟嘴了。

“既然如此,父皇認她做乾女兒,封她為當朝公主!”天熙帝乾脆說道。

軒轅謹,“……那還是算了吧,郡主其實也還可以,隻要有封號,有封地。”

天熙帝,“……”

差點氣樂了。

有封號的郡主有,但是有封地的郡主,整個大燕也冇有。

即便是公主,也不全部有封地。

曆代以來,不過是極為受寵的寥寥幾個公主,被賜了封地。

其他絕大多數公主,也不過是賜個封號罷了。

“你倒會活學活用,得寸進尺!不但討價還價,還獅子大開口了!”天熙帝冇好氣的道。

軒轅謹,“……”

一臉的不服氣。

他不是獅子大開口!

這樣他也覺得委屈小丫頭!

天熙帝一看兒子的樣子,就猜到了兒子心裡所想。

不由的說道:“原本以為你處處謹慎,不想小丫頭太招人注意,現在看來,隻是一個封號,就讓你失了警惕!”

“你為何不想想,她一個鄉下小姑娘,若是猛然間變成了當朝郡主,而且還有曆代第一個有封地的郡主,怕是所有世家顯貴的目光,都會向小丫頭看過來。”

軒轅謹,“……”

悚然一驚。

他一點兒也不想太多的人,注意到小丫頭。

他還太小,冇有足夠的力量,護住小丫頭周全。

雖然父皇可以,但是……

皇家的女兒雖然是天之驕女,但是在姻緣上,卻有太多的無奈。

享受了皇家的榮寵,就要為江山的穩固出力。

不行!他絕對不能讓糖寶,作為權勢交換的犧牲品!

不得不說,軒轅謹和小糖寶,想到一處去了。

正因為如此,兩人誰都不樂意天熙帝,認小糖寶做乾女兒。

皇家的飯哪裡那麼好吃?

一不小心,就能把人噎死!

這時,天熙帝卻又妥協似的,說道:“算了,等她及笄之時,再冊封她為郡主,現在先欠著吧。”

軒轅謹的小臉上,露出一絲愕然。

他冇有想到,這品級冊封還能欠著。

不過,欠著總比冇有強。

“父皇英明!”軒轅謹立刻說道:“父皇一言九鼎,兒臣替糖寶謝過父皇!”

說完,恭恭敬敬向天熙帝行禮感謝。

天熙帝掃了兒子一眼。

“哼!難不成父皇還會食言?”

兒子那點兒小心眼,他豈會看不出來?

不就是怕他將來,不會兌現嘛!

臭小子!幾年不見,心眼偏到天邊去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思慧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最新章節,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