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你以為我想嗎?”中年漢子一臉委屈的叫了起來,“我要是有錢,我能不置辦好弓好箭嗎?”

糖寶:“……”

你還有理了哈。

中年漢子果真理直氣壯,大聲嚷嚷道:“我千裡迢迢的從大西北趕到京城,又趕到這裡,早已身無分文,連飯都吃不上了……”

中年漢子說到這裡,肚子裡忽然響起了一陣雷鳴般的腹鳴。

“咕嚕嚕……”

眾人:“……”

這都快趕上外麵的雷聲了。

糖寶嘴角抽了抽。

明明應該是凝重的場景,竟然硬生生的,讓人感覺一種喜劇的畫風。

風雨欲來的血腥氣,都消散了許多。一秒記住

“你這是幾頓冇吃飯了?”糖寶問工具人。

“三頓了!”中年漢子絲毫也不感到害臊,理直氣壯的說道:“若非是餓的冇有力氣,你以為你能接住我的追命連環箭?還笑話我的箭做的不好,我給人家砍了半月的柴,才換了一把砍刀,做了三支箭……”

中年漢子說到這兒,拚命扭頭,看向旁邊的一個護衛。

那個護衛手上拿著繳獲的兵器。

一把缺了口的砍刀,一把粗糙的竹弓。

“看到了吧?就是這把刀!我容易嗎我?”中年漢子一臉的委屈。

糖寶有些無語了。

這咋變成了刺客的訴苦演講了?

不過,這個人好像有點兒憨……

說好的刺客都是窮凶極惡呢?

剛纔的凶神惡煞般的樣子呢?

一點兒也不凶神惡煞的中年漢子,看向了太後孃娘。

“犯人臨上刑場前,都會管一頓飽飯,那頓飯我能先預支點兒不?”中年漢子理直氣壯的問道。

太後孃娘:“……”

沉穩的表情被中年漢子的操作,弄的龜裂的了一瞬。

陳嬤嬤氣沖沖的說道:“謀害太後孃娘,你還想吃飯?做夢!”

糖寶也冇有想到,中年漢子如此的——心大。

不過,能給人家砍半個月的柴,換取一把破砍刀,可見這個人並不是品性惡劣之人。

中年漢子聽了陳嬤嬤的話,立刻叫了起來。

“想吃飯咋的了?犯人就不能想吃飯?我天生飯量就大,餓了好幾頓了,能不想吃飯嗎……”

“給他一些糕餅吃。”太後孃娘揉了揉腦殼。

吵的頭疼。

陳嬤嬤心不甘情不願的從食盒裡,端出了一碟糕餅。

然後,又從裡麵撿了一塊最小的,往中年漢子身上一扔。

“真小氣!”中年漢子嘟囔道:“這還不夠我塞牙縫的呢,再來點成不?”

“都給他!”太後孃娘說道。

“太後孃娘?”陳嬤嬤不甘的看向太後孃娘。

太後孃娘揮了揮手。

陳嬤嬤隻好端著碟子,走到中年漢子麵前,把碟子往地上重重的一放。

“吃死你!”陳嬤嬤氣呼呼的道。

中年漢子纔不理會陳嬤嬤,眼睛放光的跪著吃了起來。

“好吃,餓死老子了……”中年漢子邊往嘴裡塞糕餅,邊說。

於是,廟裡的眾人齊刷刷的看著中年漢子,脖子上架著一把明晃晃的鋼刀,跪在地上兩手抓著糕餅往嘴裡塞。

在太後孃娘讓陳嬤嬤,給中年漢子糕餅吃的時候,護衛就鬆開了中年漢子的手,改為把鋼刀架到他脖子上。

“你是孫家的嫡孫,小名叫小天,對不對?”太後孃娘忽然問道。

“哦,對!”中年漢子頭也不抬的說道。

太後孃娘露出了恍然之色。

隨即,幽幽的說道:“你知道孫家的嫡係大都被處死了,先皇為何獨獨放過了你?”

“不知道!”中年漢子乾脆的說道。

“因為先皇說了,你傻。”太後孃娘直白的戳刀子:“孫家嫡係大都太精明瞭,好在出了你這麼一個傻子,還能給孫家留點兒香火。”

說起來,孫家祖上也立過赫赫戰功,所以先皇不忍心把孫家株連九族。

即便是身為嫡係子孫的中年漢子,也被先皇留了一命。

中年漢子絲毫也冇有被內涵了的感覺,依然埋頭大吃。

“說起來,你小時候我還曾見過你。”太後孃娘繼續說道:“那時候憨頭憨腦的,雖然傻了些,看上倒是很討人喜歡,不過現在好像是更傻了……”

中年漢子:“……有水不?有點兒噎得慌。”

太後孃娘:“……給他點兒茶喝。”

陳嬤嬤氣沖沖的從裝了炭火的暖爐裡,提起一個小茶壺,又拿了一個茶盞。

“把那茶壺給我就行!”中年漢子連忙說道:“小茶碗喝著不痛快。”

陳嬤嬤:“……”

她就冇有見到過這麼不要臉的人!

太後孃娘揮了揮手。

“給他吧。”太後孃娘頭疼的說道:“讓他吃飽喝足,趕緊走!”

太後孃孃的話音一落,陳嬤嬤一怔。

“太後孃娘,您的意思是……”陳嬤嬤不可置信的問道。

太後孃娘看了陳嬤嬤一眼,意有所指的說道:“先帝既然留他一命,哀家自然不會違逆先帝的意思。”

說完,看了糖寶一眼。

糖寶:“……”

這眼神兒讓我有點心驚……

雖然,目光很是慈愛,但是,也很精明。

陳嬤嬤把茶壺給了中年漢子,中年漢子對著壺嘴一通牛飲。

陳嬤嬤看了嘴角直抽抽。

那可是上等的好茶!

中年漢子把茶壺裡的茶,喝了個乾淨。

一抹嘴,豪情萬丈的說道:“走吧!老子二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護衛把他脖子上的刀抽回去,對他揚了揚下巴。

示意:滾吧!

然後,不搭理他了!

中年漢子大步往廟門口走,發現冇有人跟上來。

不由的停下腳步,說道:“你們要是這樣,我可就跑了?”

一群護衛目光冷幽幽的看著他,就是冇有人搭理他。

中年漢子:“……喂喂,我真跑了?”

還是冇人搭理他!

中年漢子:“……”

糖寶提醒道:“太後孃娘開恩,已經不追究你的罪責了!”

中年漢子眼睛一亮。

“真的?

“真的!”

中年漢子看向了太後孃娘。

“能不能給我點兒盤纏?”

眾人:“……”

這是哪裡來的二百五?

還敢不敢再得寸進尺點兒!

二百五中年漢子,絲毫也冇有心理負擔。

“我吃了你的點心,喝了你的茶,咱們的恩怨就兩清了。”中年漢子說道:“我想回孫家的祖籍,萬一能討房媳婦兒,生個孩子,也能給我們孫家留個後……”

中年漢子理直氣壯的語氣,聽的一群護衛嘴角直抽抽。

太後孃娘揉了揉太陽穴,說道:“給他那些銀子。”

陳嬤嬤梗著心,掏出一個錢袋子,扔給了中年漢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思慧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最新章節,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