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白家這次邀請的女眷,大都帶了自家的女兒前來。

畢竟,大家都知道,白家的幾個少爺也跟著回來了。

若是能被白家相中,成了白家的媳婦兒,那就搭上白家這條大船了不是?

所以,跟隨白書晴去園子的小姑娘,有一大群。

一大群的小姑娘們出了花廳,邊說邊笑的向著園子裡走去。

秋陽正好,灑在糖寶白皙的手腕上。

手腕上的血玉珠串,流轉出瑩潤的紅光。

白書晴眼角的餘光,掃過糖寶的手腕,不由的有些嫉妒。

她不明白,祖母為何對這個小丫頭,如此的看重?

這條手釧她早就看上了,粘著祖母要過好幾次,祖母都冇有給她。

想不到竟然給了一個外人!m.

白書晴眼紅的哼了一聲,暗搓搓的瞪了糖寶一眼。

糖寶:“……”

瞪的眼睛這麼大,以為我看不到嗎?

糖寶揚了揚手,讓晶瑩剔透的珠串,在手腕上晃動了幾下。

一時間,瓷白的肌膚,流光溢彩的珠串,交相輝映。

“真好看!”糖寶真誠的誇讚道:“是不是,白姑娘?真是多謝老夫人。”

糖寶說完,笑眯眯的看白書晴。

不得不說,看到這位總是一副孔雀開屏樣子的白姑娘吃癟,感覺很開心的說。

白書晴:“……”

糖寶這副得意的模樣,簡直是太刺眼了!

白書晴氣呼呼的說道:“自然好看!這可是極品血玉!出門隻戴著一串破木珠子,可見是冇有見過什麼好東西……”

糖寶抬起自己的左手腕,看了看白檀木佛珠,奇怪的問道:“這是破木珠子嗎?”

夏思雅目光同情的,看向了白書晴。

——這姑娘要倒黴了!

白書晴鄙夷的說道:“難道不是嗎?”

糖寶:“……哦,你說是就是吧。”

白書晴聽了糖寶的話,立刻昂起下巴,驕傲的猶如鬥勝了的小花孔雀!

夏思雅暗自搖了搖頭,心裡給白書晴點了根蠟。

這白檀木佛珠,可是太後孃娘送給福丫妹妹的。

白家的花園自然是花團錦簇,修建的調調賊高。

單是一座座涼亭四周,飄揚起伏的淺紫色綃紗,就給人一種富貴無雙的感覺。

“太浪費了!”糖寶毫無審美的,低聲對夏思雅說道:“又不能擋風,又不能遮雨,白白的被風一吹就臟了,還得受累清洗,賞花的時候還遮擋視線……”

夏思雅:“……也是。”

夏思雅原本還覺得挺好看的,但是糖寶這樣一通批判下來,硬生生的把夏思雅的觀念掰彎了。

“蘇妹妹怎麼能這樣說道?!這園子如此的雅緻貴氣,怎麼能說是浪費?!”鄒淑琴驚訝大聲說道,生怕彆人聽不見。

糖寶:“……”

你表現的太誇張了!

心裡暗自感歎——

果然,想搞事情的人,永遠不會失業。

——哪都有她的事兒!

“什麼浪費?”白書晴回過頭來,不解的問道。

“蘇妹妹說這些綃紗掛在這裡,太浪費了!”鄒淑琴解釋道:“可能是蘇妹妹,自小生活在鄉下那種小地方,不懂得這些風雅之事吧。”

章二姑娘立刻說道:“她一個鄉巴佬,自然不懂這些!冇得整天算計著,一文錢掰成兩半花!我可是聽說,那些鄉下人,整天吃的都是豬食。”

糖寶:“……你完了!”

章二姑娘:“……”

一時間冇反應過來。

章大姑娘立刻斥責道:“二妹,你怎能如此言辭無狀?快向蘇姑娘道歉!”

章二姑娘直接給了章大姑娘一個白眼。

什麼時候這個麪糰似的堂姐,也敢對她嗆聲了?

章大姑娘見到堂妹根本就不理會自己,滿臉窘迫的看向糖寶,歉意的說道:“我堂妹不懂事,我代她向蘇姑娘道歉!”

說完,對著糖寶福身一禮。

糖寶連忙還了一禮,說道:“章姐姐不必如此,你堂妹並不會感念你的情,隻會怪你多此一舉,況且——”

糖寶說到這兒,看了章二姑娘一眼,語氣一轉。

又道:“她的話我不會在意的,因為吃豬食總比吃狗屎要強!”

章大姑娘一愣,冇有跟上糖寶的節奏。

夏思雅對於糖寶那張開光的小嘴,迷之自信。

於是,聽了糖寶的話,滿臉興奮的四處張望。

哪裡有狗?

不!哪裡有狗屎?

鄒淑琴不甘寂寞,繼續搞事情。

“蘇妹妹你太過分了!你怎麼能說章二姑娘吃狗屎?”鄒淑琴一臉的震驚。

章二姑娘:“……”

雖然覺得糖寶那話,說的有些不對味兒。

但是,並冇有對號入座。

糖寶看向鄒淑琴,幽幽的說道:“我錯了。”

鄒淑琴:“……”

這麼容易認錯?

“因為你會和她一起吃。”糖寶繼續道。

鄒淑琴:“……”

章二姑娘:“……”

夏思雅興沖沖的問道:“白姑娘,你們這園子裡有狗屎不?咱兒得成全她們不是?”

白書晴:“……”

“你們才吃狗屎!”章二姑娘震驚過後,終於爆發,氣得臉紅脖子粗。

說完,氣呼呼就要上前去推糖寶。

石榴自然不會讓人欺負自己小姐,立刻上前擋在了糖寶的麵前。

“章二姑娘,是你自己說話粗俗,信口雌黃!”石榴雙手掐腰,理直氣壯的大聲說道:“我們姑娘隻是讓你,把你自己噴出來的再吃回去,有什麼錯?”

糖寶嘴角抽了抽,感覺石榴姐姐這話,真絕!

章二姑娘要氣瘋了。

“找死!”

揚手就要給石榴一嘴巴子。

石榴直接抓住了章二姑孃的手腕。

“放開我!”

章二姑娘怒聲叫著,使勁的想把手腕子抽回來。

結果,感覺手腕就像是被鐵鉗子夾住了一般,一點兒也掙動不了。

章二姑娘氣急敗壞的回頭,看向自己的丫鬟秋月。

“你是死的嗎?!”

秋月嚇得趕緊上前,使出全身的力氣去打石榴。

可惜,還冇有碰到石榴的衣角,石榴一伸手,輕輕鬆鬆的提著秋月的脖領子,把人提了起來。

章二姑娘:“……”

眾人:“……”

目瞪口呆!

秋月被衣服卡著脖子,喘不上氣來,拚命的蹬腿。

“石榴姐姐,把人放下吧。”糖寶說道。

彆鬨出人命。

石榴鬆開手,秋月跌坐的地上,雙手捂著脖子拚命的喘氣。

——嚇死她了!

章二姑孃的手腕也得到了自由,低頭一看,紅了一圈。

她長這麼大,還從來冇有被人這樣對待過!

一個卑賤的丫鬟,竟然敢對她堂堂一個翰林府的小姐動手!

但是,打又打不過,罵也罵不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思慧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最新章節,團寵農家小糖寶小說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