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老夫人對燕王道:“淵兒說得是。即便淵兒放棄了八十萬大軍主帥之位,他也是皇上的忌諱。與其顧忌這顧忌那,索性什麼都不顧忌了,該如何便如何。燕王府的子孫,若連自保能力都冇有,那倒黴也活該!”

“母親說得是。”燕王也不糊塗。

“那你何時入宮?”風老夫人問。

“入帝都時已經遞了摺子,等皇上的傳召。”風澹淵回。

“嗯。”風老夫人話鋒一轉:“你要忙的話,回宸王府便是,小紫便留在燕王府,陪我說說話,陪羽兒寫寫字。”

風澹淵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家祖母:“您讓小紫和小羽留在燕王府,我回宸王府?”

“我這是替你考慮。”“心機”二字都寫在臉上的風老夫人,義正言辭道。

“宸王府同燕王府一個街頭,一個街尾,不遠。”

“很遠。”風老夫人睜著眼睛說瞎話。

“祖母,我們都留在燕王府。”一直未開口的魏紫笑道。

風老夫人滿意了。“帝都物價高,多謝祖母替我們省錢。”風澹淵笑得一臉市儈。

*

從瑞福堂出來後,風澹淵對魏紫說:“我回趟宸王府。”有些事還是不方便在燕王府處理。

魏紫點頭道:“我去找為歡。”

兩人兵分兩路。

魏紫到風為歡住處時,後者正在寫話本。

見魏紫來,風為歡扔下筆,拉著她看自己這幾個月寫的話本:“大嫂,這是第一本賣斷貨的,這本賣得也很好呢,如今我在寫第三本啦!”

“我看看?”

“好呀。”

魏紫翻開了第一本,看了個開頭,頷首道:“比以前那些好許多。”

風為歡歎了口氣道:“讀者的眼睛果真是雪亮的。好吧,這個話本是南溟幫我改的。”頓了頓,又道:“我和南溟的事,大哥應該跟你說過的吧?”

大哥手下的暗衛,一定會把帝都發生的事稟報於他。

她的婚事,在帝都並不是秘密。

魏紫頷首,笑道:“知道了,恭喜你。”

風為歡笑了笑,那笑中帶著些莫名的迷茫:“其實我也不知道這場婚事對不對……”

魏紫不解:“此話從何說起?”

“大嫂,我能跟你好好說一說嗎?這樁事,除了你,我也不知道與誰說了。”

“自然。”

七巧泡了茶,端了點心來,姑嫂二人坐在窗邊說著體己話。

風為歡將與南溟之間的故事,細細同魏紫道來,包括那一場古怪的綁架。

如果前麵魏紫還有所懷疑,聽到這裡,她已經肯定:從去年冬日書肆的偶遇起,南溟便在設計、套路風為歡。

這個男子,果真深不可測。

“南溟不是一個普通的狀元,他書念得好,生意做得也很好。他賣話本、賣字畫,雲國出名的首飾鋪‘錦繡’也是他的生意……他待我也很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思慧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魏紫風澹淵小說全文免費閱讀,魏紫風澹淵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魏紫風澹淵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sq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